您的位置:首页 > 庞剑锋读曾国藩 >

庞剑锋读曾国藩

咨询电话:010-66219029
咨询电话:15210808019产品咨询

庞剑锋:这样的礼送了也白搭

  把小小的石头扔进海里,看不到一点浪花;把放飞的风筝剪断了线,找不到一点踪迹。有时候礼物送出去也像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像断线风筝,一去不回。这让人不禁怀疑:我送礼是送进了个黑洞吗?为何送礼得不到一丁点反馈呢?

(一)太深的大海不必送礼

    小编曾经去一位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家里做客,被带着参观他的地下室。里面堆满了四面八方送过来的礼物,让小编大开眼界。小编不禁出了一身冷汗,任何一个小礼物跟这个礼品之海比起来是多么微不足道!礼物收得越多的人,越不在意别人送的礼物,“礼轻情意重”这个词对他们来说有点遥远。根据经济学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肚子饿的时候吃第一个包子所获得的满足感要远远高于后面吃的包子,礼物收得越多的人对礼物的敏感度越低。收多了礼物,见多了好东西,普通的礼物对这些人来说算不得什么,所以这种不在乎礼物的人,不用送。


(二)升官不一定要送礼

    真正的伯乐,不需要收礼也能提拔人。曾国藩没收礼照样提拔李瀚章。李瀚章,字筱泉,安徽合肥人,李鸿章的哥哥,连个举人都不是,只是一个秀才。他长期担任曾国藩湘军的财务部长,后来曾国藩的推荐使他平步直升,成为湖广总督。

    咸丰四年(1854年)开始,湖南的长沙知县李瀚章跟随曾国藩,做起了粮饷总管的工作。在曾国藩看来,李瀚章性格温和,耐心细致,从不铺张浪费,是个模范员工。咸丰五年(1855年)九月初五日,曾国藩向皇帝大大夸奖了李瀚章一番:“候补直隶州知州李瀚章,自去岁办理粮台,每于艰难挫折之际,逶迤经营,不激不随;今年在江西与礼部主事甘晋应付各路军需,亦能权衡缓急,毫无浪费。”

    李瀚章对曾国藩很忠诚,共进退,这是他被提拔的重要原因。咸丰五年(1855年)李瀚章想回家守父孝,曾国藩让他别走,他就留下来继续上班。等到咸丰七年(1857年)曾国藩回湖南老家守孝,李瀚章也回安徽老家守孝。咸丰八年(1858年)六月,曾国藩出山,也要把李瀚章请回来。同年八月十二日,曾国藩向皇帝上疏,请求让李瀚章回来工作,这人办事太好了我实在离不开,“内方正而外圆适,办事结实周详”。这位“结实周详”的员工就马上回来了,这点比那位磨磨蹭蹭的沈葆桢好多了。


    咸丰十年(1860年)五月十七日,曾国藩想要提拔他当江西吉南赣宁道道员,在奏折中赞美他“廉正朴诚,吏事精核”。曾国藩还说,这七年以来,李瀚章主要办理粮饷的事宜,偶尔也客串一下指挥战斗,“遇有战阵,亦督队指挥。七载以来,宠辱不惊,夷险一致。”小编以为,李瀚章的执行力没问题,对曾国藩也是忠心耿耿,但是从后续的事迹来看,李瀚章在湘军期间廉正与否还真不好说。总之,李瀚章跟对了人,而且也非常努力,非常细心,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关键还是因为曾国藩这种境界的人也不在乎礼物。更何况,他的弟弟曾国荃已经帮家族边打仗边赚钱,赚了够多了

(三)对贪婪的海来说,大石头也不一定能激起浪花

    小石头扔进大海激不起波澜,那大石头呢?大石头有时也不管用。有些人习惯了收礼,认为这些礼物只是“孝敬”自己而已,只是一个出场费而已,办事还得后续再收费。在送礼者眼里,人家“收钱不办事”。而在收礼者眼里,反正礼物送过来了,不收白不收,不办事也奈何不了自己,就靠忽悠,把送礼人忽悠过去就行了。


    这种“大忽悠”有时候还不是官员,可能是民间人士,比如自称某高干子弟。他们经常包装、吹嘘自己的背景和能力,张口就是某某领导,闭口又是一个神秘莫测的眼神。和人吃个饭,一定要交代一下要别发朋友圈,把自己的能力说得神乎其神,甚至还拿出跟某某领导合影的照片。这种人利用手上的资源,通过一番吹嘘,让人觉得就没有他办不成的事,进而骗取被忽悠者身上的利益。这种人在北京数量尤其多。有时还真的能帮你引荐人,但真的只是见见,实事是办不到的。骗了钱就走人,甚至是继续忽悠,以备下次继续捞金。对于这么贪婪的海,那真是泥牛入海了。

    像李瀚章那样的收钱能办成事的算“稀缺”了。说来可悲,由于能办到实事,贪财的李瀚章竟被人称赞!作为“宰相合肥天下瘦”李鸿章的兄长,李瀚章被当时的人称为“官界佛子”,就是官场上的收钱能办事的好人。贿赂他的人绝不会亏。王闿运的弟子沃丘仲子在《近现代名人小传》中记载,淮系大员中有几个著名贪官,贪到被人编了口诀:“皖籍大吏涂宗瀛偷窃,刘秉璋抢掠,潘鼎新骗诈,独瀚章取之有道。”别人贪钱都是不要脸的,被批评的,李瀚章倒成了取财有道的“君子”了。可见,晚清末期的官场贪污到了何等地步!


    《近现代名人小传》还记载了一个具体的案例。有一年李瀚章生日的时候,一个没有在史书留下名字的杨某送了一万两银子。李瀚章也实在,把他从有名无实的“提督待遇”落实为有实权的统领,“瀚章寿,馈万金,委充钦防统领。”但是杨某到任后嫌三百两的月薪太低,这什么时候才能回本啊?杨某越想越委屈,找李瀚章去。到李家,跟李家门卫诉苦。门卫说:“你傻啊!你手下不是有很多管带的职位吗?想买这职位的人都排到了城外了。”杨某恍然大悟,嘴巴咧到了脑门上。于是他把原来的管带都给辞了,公开竞聘,价高者得,除去贿赂李瀚章的一万金,还赚了三千。

    “若部下不有数管带乎?购之者众矣,吾主不售,皆以畀子也。杨恍然,遂尽撤之,易以新人,得贿至万三千金,视所馈金且赢三千。”

    不过,请李瀚章办事的代价真心不低。李瀚章做广东巡抚时,一生日就有人赶上去送钱。有个属员送了二十万两。李瀚章办事效率很高,不久就以“廉正勤能”四个字保举了他。从古至今,一字千金算是很贵了,李瀚章的这四个字折算下来,一个要五万两,钱包太小都放不下。

    “说者谓古来字之价值,最贵者亦不过一字千金,今‘廉正勤能’四字,计值每字至五万金,诚非大荷包不能收纳也。”


(四)遇到李瀚章又不被查出的概率有多少

    像李瀚章这种有实力的,收了人钱还把事办得漂亮的,真的太少了,大概在目标人群中只有10%的存在。在这么低的办事率中,还有90%的几率会被纪委抓住。所以送礼办成事的最终成功率只有10%*10%=1%。而行贿成功之后,往往会继续行贿,假设一共行贿三次。那么连续行贿成功率只有1%*1%*1%=百万分之一!比彩票中大奖的概率还要低!

(五)送礼物不如送礼貌送礼遇

    既然送礼的风险和收益这么不成比例,那到底要不要送礼呢?自然是要的,不过送的是礼貌、礼遇,而不是行贿。毕竟两手空空不是中国人的风俗。但是送大礼还是免了,安心一点吧!

    还是拿李瀚章来举例说明。他这个人喜欢摆架子,被当时的人称为“李大架子”。虽然他收人钱会给帮人做事,但是也有不收钱就提拔别人的时候。李瀚章担任浙江巡抚时,御史谭文卿被下放到浙江当知府,比李瀚章的官小很多,所以得去拜见他。谭文卿向李瀚章跪拜后,李瀚章居然不回礼,气得谭文卿站起来诘问:“大人您腿是不是有毛病?”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谭文卿又问:“那大人您是不是瞎?”再次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谭文卿问:“那为嘛我拜见您的时候您为什么不回礼?我话就撂这了,今个我就算不做这个官,你也不可以不回礼!”根据李伯元的《南亭笔记》记载,谭说完后“拂衣而出”,还请假了,“遂具禀乞休”。可能李瀚章想了想,觉得自己是有点过分,就上门请罪了,还给他一个美差,杭州市市长,“李乃自往负荆,并浼司道留之,请补杭州府。”

    即使贪财如李瀚章,还是讲道理的。谭文卿并没有送给他什么财物,只是送给必要的尊重和礼遇。当李瀚章无礼的时候,谭文卿并不惧怕,反而意外地有骨气。而事后,李瀚章向下级道歉,这也充分说明了李瀚章对礼仪的重视。他觉得,毕竟,自己先失了礼,有错在先。中国人还是很讲究礼的。当官为人民服务,也为一种尊重,一种礼遇,一种体面。

   根据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对物质的追求属于低级的需求。当物质追求得到基本满足以后,人们往往追求成就感和他人的认同感。给人体面的待遇,比如一句彬彬有礼的称呼,或者请人吃顿大餐,实际上就是给人一种尊重,一种认同,实现人家的高级心理需求。


    有位医生朋友对小编讲,很多患者喜欢给医生送礼,因为心里害怕,怕麻醉医生给自己少下麻醉,甚至怕主刀医生在自己的肚子里留个小部件。其实,绝大多数医生不管有没有红包,都是会好好治疗的,患者给医生红包也只是买一个安心而已。一个医生每天接待很多患者,对人的反应往往比较麻木。给医生送礼不如对医生礼貌一点、客气一点,让他们感受到来自茫茫人海中的一份认可。




合格投资者认定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谨遵《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且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合规投资者"标准之规定,即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 万元,且个人金融类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请阁下详细阅读本提示,并将遵守适用的有关法规请点击“接受”键以继续浏览本公司网站。


接 受 放 弃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824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35号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10-6621 9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