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庞剑锋读曾国藩 >

庞剑锋读曾国藩

咨询电话:010-66219029
咨询电话:15210808019产品咨询

庞剑锋:多隆阿——死要面子的牛人

树要一张皮,人要一张脸。面子就是尊严,牛人往往更爱面子。比如吃饭聚餐,牛人们一般要晚一点到才显得尊贵。明明是六点的饭局,非要七点到,因为人家是牛人嘛,很忙的。谁都心里有数,看破不说破。说破了就是不尊敬他,牛人就会很生气,有时候后果就很严重。

在曾国藩的朋友圈中,有一位自尊心和战斗力都特别强,名为“多隆阿”的牛人。大家都很尊敬他,可是他觉得没有得到“应有的”尊敬,于是离开了队伍,差一点坏了湘军的大事。准确地说,他的离开,差一点让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牺牲在南京雨花台。

(一)一位牛人的自我修养

①身份高贵

多隆阿,字礼堂,听名字就知道他不是汉人。多隆阿出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人。在历史上,他是给东北人争光的。多隆阿是达斡尔族,属于满洲正白旗,跟末代皇后婉容是一个民族一个旗的。达斡尔族虽不是满族,但因为归降得早,在明朝末年清朝的前身“后金政权”建立后,就陆续依附后金。再加上达斡尔族骑兵能征善战,和满人是同类项,所以达斡尔族人比汉人更高贵!在元代,蒙古人最高贵,其次是色目人,然后才是汉人。所谓色目人,就是除了蒙古和汉人以外的人,都属于我们现在所称的少数民族。清代也学习这个制度,把不同民族的人分为三六九等。同时,虽然清代吸取了元朝的教训,让汉人参政,但是汉人的毕竟是晚来的输家,比起达斡尔族地位要低。现代社会中有没有等级之分呢?有的,只是没说出来而已。还是那句话,看破不说破,说出来伤自尊哪。

咸丰三年(1853年),多隆阿就跟随胜保与北伐的太平军林凤祥部作战。咸丰五年(1855年),林凤祥北伐失败,湖北武汉重新被西征的太平军占领,于是多隆阿跟着都兴阿将军援助湖北,这才和湘军有了交集。多隆阿遇到湘军后,有一种城里人去到农村的优越感。

都兴阿的部队属于正宗的八旗军。清廷的正规军有两支,由满人等少数民族(尽管人少,老佛爷并不觉得自己是少数民族)组成的八旗军和由汉人组成的绿营军。所谓八旗军按照颜色分为正黄旗、正蓝旗、正白旗、正红旗、镶黄旗、镶蓝旗、镶红旗和镶白旗八个单位。由汉兵组成的这只军队用绿旗做标志,所以叫绿营兵。吴三桂起义之后,清廷禁止汉人掌兵权,就连绿营兵的高级将领都是满族等少数民族。都兴阿和多隆阿的这支部队属于清廷的嫡系部队。嫡系部队的人自然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多隆阿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何况湘军多由汉人中的山里人农村人组成,都没见过世面,去过最大的城市可能就是铁岭。于是,在满清发源地、山海关外的革命老区长大的多隆阿就觉得自己的身份更加牛了!

咸丰九年底十年初,在太湖县大战前夕,胡林翼与曾国藩讨论谁来担任前敌总指挥的时候,就在给曾国藩的信中说多隆阿是“天子之使”。这个天子之使倒不是说他是钦差大臣,只是八旗军将领而已,总归都是皇帝的人。皇帝的人能不牛吗?多隆阿是那种有伞的孩子,没伞的孩子就只能努力奔跑了。

②谋略牛

除了出身高贵之外,多隆阿本人的业务能力很牛,尤其擅长军事谋略,是个走位风骚的“伏击小王子”。比如咸丰七年(1857年)安徽独山镇的战役就体现了这一点。由于太平军占据地理优势,难以攻下,多隆阿就让轻骑兵把太平军引出来,引入事先设计好的埋伏圈,然后用重骑兵发动突然袭击,杀五千人,生擒数百人。因为被打得很惨,这场战役之后,太平军看到多隆阿的旗帜倒头就跑。

《清史稿》记录:“自是贼畏其军,见旗辄走。”

不得不说,多隆阿不仅是关系过硬,还是一个玩心眼的高手。咸丰十年(1860年)在安徽太湖县的战斗,也充分体现了多隆阿的伏击爱好。这一年正月,多隆阿“自率马步冲突陷阵”,以凌厉的攻势击败了前来援助的陈玉成部队。城内的太平军听说陈玉成败了,就想趁着月黑风高逃走,没想到多隆阿“伏兵四起,截杀未逸者,尽数歼之,即日克复太湖”。多隆阿还乘胜追到了安徽潜山,又收复一城。这场战斗被湘军内部称赞为经典的出奇制胜,多隆阿也因为首功,被赏赐头品顶戴,帽子更好看了。

《清史稿》记载:“是役时称奇捷,推多隆阿首功,诏加头品顶戴。”

九月以后,太平天国为解救安庆危机,开始第二次西征,兵分五路出发。其中陈玉成率军自舒城赶来救援。十月,多隆阿部与李续宜部一起,在安徽省桐城市内的挂车河摆阵,还是用老套路将太平军包围,“裹贼於中,战酣,以马队钞击”,大获全胜。之后,多隆阿被赐了黄马褂。黄马褂是一种官服,不是一般人能穿的。明黄色是当时皇帝的专用色,一般人穿了可以得到免费拜访列祖列宗游的服务。《新唐书》记载:“至唐高祖,以赭黄袍、巾带为常服……天子袍衫稍用赤、黄,遂禁臣民服”。所以这显得黄马褂更加金贵,能得到这种赏赐可是光宗耀祖的事。而陈玉成也因老是被多隆阿打,被打出经验了,那就是——避开他,于是转攻湖北,美其名曰“声东击西”。陈玉成也是真的惨,作为出生于父母双亡的寒门,十几岁未成年就参加工作,好不容易有点成就,竟然遇到多隆阿这个克星。大概这就是命吧。

咸丰十一年(1861年)春,多隆阿的埋伏技术越来越精湛。他率兵由湖北返回安徽,经过挂车河的时候,大摇大摆地过去,引诱太平军出击,就差说一句“来打我呀”了。其实,多隆阿在山间险要之处设了埋伏,太平军经过的时候让骑兵骑马踏过去,杀了很多人,“设伏山隘,令贼过呼噪勿击,而以轻骑蹑之,斩馘甚众。”

这年四月,陈玉成的声东击西之计不成,带了三万多人卷土重来,想要解安庆围,毕竟一家老小都在城里。多隆阿可能比较擅长捉迷藏,再次设伏,把他们控制在了挂车河,“左右往来冲击,伏发,四面夹攻,歼毙八九千,追剿,五战皆捷。”太平军又退到了桐城,安庆这回再也没有援军了。官文与胡林翼都上疏皇帝称赞多隆阿:“朴诚忠勇,智略冠军,为众所悦服。”陈玉成也不是傻,两次三次给人埋伏打击得很惨,不就是为了一家老小么?

③标悍的东北骑兵

除了出身、谋略以外,多隆阿最自豪的就是他带来的东北骑兵。湘军起家是步兵和水师,在多隆阿来之前都是没有骑兵的。作为出身高贵的有伞的孩子,多隆阿指挥他的骑兵非常努力地奔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战争胜利。太平军里面的普通士兵,家庭普遍贫困,家里没有背景没有资源,太平军就是他们唯一的靠山,参军只是混口饭填饱肚子吃。打得过就一轰而上,看着苗头不对就溜了,换个大营继续当兵。多隆阿骑兵对太平军展开的进攻,用现代的话说,属于降维打击。

多隆阿的骑兵牛到什么程度呢?牛到让曾国藩产生了想要复制粘贴的想法。咸丰八年(1858年)十月,李续宾和曾国华在安徽三河镇全军覆没,湘军精锐损失,元气大伤。胡林翼为此吐血了,曾国藩哭了,湘军战士沉默了,对“陈玉成”三个字产生了恐惧症。多隆阿的部队看到形势不妙,从安庆附近退守安徽宿松。而太平军则在兴头上,乘胜而来,气势汹汹,兵临城下。在一个大雾蒙蒙适合杀人的日子,多隆阿打开城门,大喊一声“小太平军居然敢在我多大爷的马前嚣张”,然后带着东北骑兵和敢死队冲锋陷阵,竟然大胜太平军!这是湘军自从三河镇失利后,重振信心的一场战斗。

《清史稿》记载:“次日,贼麕至,值大雾,多隆阿驱劲骑陷阵,敢死士随之,斫杀无算......陈玉成精锐损失过半。自三河失利后,得此捷,军声复震。

而三河大战中湘军的失败以及多隆阿马队的所向披靡,让善于总结的曾国藩意识到了骑兵的重要作用。有些人之所以屡战屡败,就是不善于总结。比如股票投资这件事,股龄越长不见得水平越高,关键还是看能不能进行有效的总结。曾国藩想,我们都是两条腿,哪打得过人家六条腿的呢?咸丰九年(1859年)正月,曾国藩上疏皇帝说,李续宾在三河的失败是因为敌军马队力量的强大,“李续宾三河之败,即系贼马数千,为湘军向来所未见。”敌军强大,皇帝您给配备的装备不够好。于是,他向皇帝提出了增添马队的请求,“拟由官文等奏调察哈尔马三千匹”,让掌管宫内马匹的上驷院去察哈尔,也就是今天去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部落把马带回来。还要招募安徽颖州、亳州一带善于骑马的人,称为“马勇”。由此,湘军的马队建立起来。《湘军志》也肯定了在湘军马队成立过程中多隆阿的关键作用,“湘军成马队,至湖北乃有之。恒用北将,束以湘营制,而多隆阿以此显。”

《胡林翼书集》也强调了骑兵的价值:“募勇一万,不如马队一千,以贼气先怯,贼心先寒”。胡林翼表示,只要有了马队,就算自己这种老胳膊老腿的人上阵也敢带五六千人跟两万敌军打,“若马队伏后,即不肖如林翼,自带五六千人,亦敢与二万贼相抗”。

多隆阿的东北骑兵获得了湘军的一致肯定。咸丰十一年(1861年)四月初三日,曾国藩写给曾国荃的信中提到,多隆阿比鲍超更胜一筹,“多公调度远胜于鲍,其马队亦数倍于鲍。”现在,在东北的后花园大连市,还有一支骑在马上的貌美如花的女骑警。据说,几年来这支警队的主要业绩是用马那庞大的身躯拦住了一个小偷。

④消灭了太平军的王牌部队

关心历史的读者朋友们知道,解放军的将领中粟裕非常牛,因为粟裕在孟良崮战役消灭了蒋介石的王牌部队74师。之所以说多隆阿牛,因为他消灭了太平军的王牌部队,陈玉成部。

湘军的特色是结硬寨、打呆仗,这没错。但是如果仅仅靠结硬寨,打呆仗,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推进,什么时候结束战斗?也许能结束战斗,但是速度肯定不快。湘军的人数是有限的,假如湘军攻下了一处城市,太平军跑到另一个城市,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其实很难结束。战争的关键还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1947年,在延安,毛主席就曾提出:“我们打仗,不在一城一池的得失,而在于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整个太平天国战争,能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还是得靠有进攻性的战斗。多隆阿就是这种战斗力很强悍的人才,陈玉成就是因多隆阿而死。在咸丰八年(1858年)之后,太平军在军事上主要依靠陈玉成和李秀成,尤其是陈玉成。刘秀成比陈玉成年龄大14岁,更加懂政治,但是军事才能不如陈玉成。多隆阿为湘军做的最大的贡献是消灭了太平天国最具战斗力的陈玉成部队,陈玉成自己也承认打不过他。

《多忠勇公勤劳录》记载了陈玉成在写给洪秀全的书信:“惟多某老谋善战,用兵如神,臣与对阵,屡为所败,今百万精锐悉遭顿挫,自料力不能敌”。

同治元年(1862年)四月,陈玉成又被冤家多隆阿打败,从合肥逃走。多隆阿收复合肥,又命令穆图善、雷正绾去追陈玉成。陈玉成逃跑到了寿州,投靠苗沛霖。苗沛霖叛变太平军,把陈玉成捆起来献给了清军的胜保。然后这位太平天国的杰出领袖英王就被杀了。而这一切都是多隆阿的功劳。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用现代话说,一个没有牛人的团队是无聊的。而牛人往往是有点脾气的,有些技术型牛人比较恃才傲物,很好面子。

(二)好面子的牛人

①特别爱出风头

作为“天子之使”,多隆阿也自视甚高。胡林翼觉得,多隆阿是一个嫉妒心和傲气都很重的人。《胡文忠公遗集》记录:“多礼堂为人意忌情深,忮(zhì)心尤胜。”《庄子》讲的“大勇不忮”,就是真正勇敢的人不逞强,不骄傲的意思。但是显然,多隆阿不是真正的“大勇不忮”的人。可以理解,有些才能总要显摆一下,不然别人怎么知道呢?

在阅人无数的曾国藩看来,多隆阿的傲气有点过了。他写给胡林翼的信中也吐槽了多隆阿一番:“而多好理坟山争斗等讼事,又凌辱绅士,颇为官民所憾。”这里的“多”就是多隆阿。据当时舆论说,多隆阿在业余时间竟然还掺和一些争抢坟地的民间纠纷,欺负绅士。这不仅让当时的官民感到遗憾,而且让后世的读者大感意外!你说你一个东北来的大老爷们,在安徽也没啥亲戚故旧,既不是料理民事纠纷的按察使,也不是负责人事安排的布政使,怎么会掺和到这些细节琐碎的民间纠纷上去呢?关键是你不认识汉字,连普通话都说得不地道。这除了说明多隆阿爱出风头,好管闲事,没有别的解释了!公鸡下蛋,不是自己的事非要干,鸡界怎么看他?

②与湘军格格不入

鸡对多隆阿怎么看不好说,但至少,曾国藩是不太好这口的。咸丰八年(1858年),都兴阿生病离职,多隆阿便承接了部队。这位豪爽的东北将领不喜欢文官,可能平时说话口无遮拦,这个倾向还被《湘军志》的作者、同样爱管闲事的王闿运记下来:“多隆阿素以文官不可亲,且己不识汉文,而亦恶儒吏。”说坏话的时候,要看看边上有没有人,尤其是有没有像王闿运那种和自己一样爱管闲事的人。湘军里面最大的文官是谁?不就是曾国藩吗?文人和武官经常都是相看两厌,也能理解。但是大家一般都是比较含蓄的,而东北人多隆阿特别豪爽,直接就表现出来了。

《湘军志》记载,在咸丰九年(1859年)的时候,曾国藩也不喜欢多隆阿、鲍超这两个将领,“多隆阿、鲍超新贵重,皆乐为林翼用,惮国藩严,国藩亦不乐二将。”

多隆阿的有些做法,让曾国藩感到不爽。比如咸丰九年十二月,多隆阿撤掉了太湖县的兵力,去安徽省太湖县的小池镇阻击来援的十万太平军,完全不管太湖县城里的几万太平军。根据《湘军志》记载,多隆阿似乎完全没把太湖县的敌人放在眼里,觉得自己很厉害,“多隆阿意气自如,国藩忧之”。而谨小慎微的兵部侍郎曾国藩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让自己的警卫团去围太湖县,“乃悉发己亲军围太湖”。曾侍郎想着,老铁,你有什么妙计就不能打声招呼吗,别吓唬我,好不好?

曾国藩的气质比较收敛,用咸丰皇帝的话说,“该侍郎性素拘谨”,可能不讨豪爽的东北好汉喜欢。是啊,有时候你以为自己不装逼低调点,就不会惹人烦,可没想到有些人就烦这类装低调的人。多隆阿对胡林翼还稍微喜欢点,那么胡林翼是否喜欢他呢?其实胡林翼也不喜欢多隆阿,也只是权且用之。咸丰九年底十年初,陈玉成带领十万多人集结在太湖县附近,来势汹汹。让谁担任前敌总指挥抵御敌人呢?胡林翼想让多隆阿当总指挥,曾国藩不同意,推荐鲍超。胡林翼再三争取,曾国藩也就以和为贵,不争不抢了。《清稗类钞》记载:“曾文正公时驻宿松,甚不然之,以书力争者,日凡三四,文忠卒持之。”然而,在胡林翼心里,让多隆阿上台只是应急之计,“吾假此济急耳。”胡林翼还说:“多公骁果善战将之才,非统将之才”,但是为了大局着想,“不得不俯从之”。没办法,谁让他打起仗来这么牛呢!当然这些话没有对多隆阿说,所以牛人多隆阿还是很感谢胡林翼的,“然感文忠特甚”。湘军大佬胡林翼在笼络人心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多隆阿被人当枪使,还感恩戴德呢!这就是牛人啊!

与多隆阿争这个前敌总指挥职务的人是鲍超。在多隆阿当上前敌总指挥之后,鲍超就不高兴了,去曾国藩那请假罢工:老板啊,我母亲病重,所以我得回去,太湖这里我就不陪你们了啊。心里其实暗暗说,我才不听命于多隆阿呢。曾国藩戳穿他,你从小不是在孤儿院长大吗?鲍超辩解说,要回去看养乳母。胡林翼在给曾国藩的信中提到:“鲍之本生父母久故,临大敌而请退,人或笑之矣。”没看出来,鲍超这位文盲悍将是很重感情的。月嫂表示非常感动!

不过,多隆阿与鲍超相比起来,还是有个优点的,鲍超是真文盲,多隆阿还是认识满文的。鲍超是标准寒门出身,好不容易通过个人奋斗有点积累,级别也不高于多。所以,多隆阿不可能听命于鲍超。为什么多隆阿容易服从胡林翼而不喜欢曾国藩?胡林翼虽然是汉人,却是官宦之家,两江总督陶澍的女婿。而小资出身的曾国藩在咸丰十年(1860年)四月之前都只是侍郎,没有地方行政大权。“高贵血统”的多隆阿当然看盘下菜了。

客观地讲,在平定太平天国中,除了湘军,还有很多正规兵参加的,比如多隆阿、胜保以及袁世凯的叔祖父袁甲三的部队都起到重要作用。作为湘军的外援,多隆阿的作用是最大的,但他与湘军将领格格不入。而后世文人学者多数都是骂清廷腐朽无能的,在抬高湘军的同时,自然也就贬低了八旗军。成王败寇,大清廷已亡矣,多隆阿表示自己很委屈。


③嫌赏赐太薄,不公平

在高贵血统的多隆阿的眼里,湘军只是一群山疙瘩和农村出来的人。曾国藩自然也不欣赏他,所以安庆会战之后,在上报战功的时候也没有过于强调他的功劳。咸丰十一年(1861年)八月初一,湘军攻克安庆。此时曾国藩已经是两江总督了。按照惯例,曾国藩向皇帝报告胜利,并推荐一些有功之人。可想而知,对负责打援军的多隆阿不会有过多的笔墨。多隆阿只被赏了个云骑尉世职。九月二十五日,曾国藩在家书中提到,多隆阿嫌弃奖励不够丰富,希望曾国荃写信或亲自去安慰多隆阿一下。

“多公信来,日内呕血甚多。此人劳苦太过,病恐难于速愈。又安庆克城,人人优奖,惟多公尚嫌其薄。弟当以信函慰之,或能亲往看视亦好。”

在安庆会战中,湘军的策略是围点打援。湘军的这个战术此后也被解放军运用在国共战争中。曾国藩让曾国荃包围安庆,拿下首功,让多隆阿等其他将领打援。陈玉成不惜代价来营救,那么湘军打援的任务是非常重的。正是在打援的过程中,多隆阿消灭了陈玉成的有生力量。如果没有多隆阿这个强悍的东北人的话,陈玉成没那么容易消灭,太平天国也没那么快灭亡。

曾国荃在书信里对多隆阿的评价非常高,“多公材智胆略冠绝群雄,实可将四五万人。”这个评价很客观,就是不知道曾国荃有没有亲自安慰一下多隆阿受伤的心灵。

可能皇帝后来发现了什么,在十月份又赏了多隆阿一次,“擢正红旗蒙古都统,又擢荆州将军。”但是多隆阿那高傲的心灵受到了无情的伤害,留下了永远的伤疤。发呆的时候,他想象着曾国荃那张枯燥的脸露出了恶心的微笑,暗暗咬牙,决定寻机报复!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每个人可能会不经意之间得罪了人,那双眼睛也许正在背后紧紧地盯着你,瞄准机会就捅上一刀。想想这个世界真可怕啊!

其实多隆阿没想到曾国荃这么喜欢他。多隆阿的人生一路顺风,遇到一点挫折就想不开,放不下。他已经习惯了马上得到“应有的”回报,对心理学家说的“延迟满足”这个概念没有任何共鸣。所以他要报复,一言不合就散伙,一言不合就离婚。他即将犯下人生最大的错误。

④不救曾国荃

同治元年(1862年)四月,收复合肥消灭了陈玉成后,多隆阿的名字颇有震慑敌寇的作用了。《湘军志》记载:“当是时,多隆阿之名慑惮群寇。”

此时,曾国荃为了抢得“抗太大业”的头功,一路小跑地冲到了南京城外的雨花台驻扎下来。这一切被多隆阿看在眼里。“曾国荃你够猴急的呀!又要让我帮你打援军擦屁股!功劳都是你的,我什么好处也捞不着!”多隆阿一边骂着,一边以骑兵的速度在心里飞快地盘算着。他写信给曾国藩说,前方军事指挥权应该统一在一个人手里,意思就是应该在他手里。

《湘军志》记载:“即报国藩,言军事权宜专一,以微示不与曾国荃同处。”

然而,这一切都逃不过曾国藩那双犀利的三角眼。这年五月,曾国藩给多隆阿写信,我弟弟平时挺谨慎的,这次肯定听了什么人的骗,怕南京的洪秀全逃跑,所以那么快就孤军深入了。

“弟向来稳慎,或因轻听人言,畏金陵贼有欲遁之意,遂不暇瞻顾后路。”

言下之意,我弟并不是冲着抢头功去的,他没有想抢您功劳的意思。多将军您大发慈悲赶紧去帮帮我弟弟吧。如果您身体不怎么舒服,就算是喉咙痛不想出门,能不能就派几个营先过去帮帮我弟,等身子舒爽了再出发也行,我感激不尽啊!这封信如果被太平军截获,转交到洪秀全手里,估计洪秀全会笑出声来——天兵天将在此,我跑什么!曾国藩找的借口虽然笨了点,至少说得通,圆得全。

多隆阿也找了借口,陕西、甘肃一带的回民发生暴乱,官大帅让我手下的雷正绾去镇压了,我怕人数不够,必须要自己亲自出马。曾国藩说,现在的江南战局“较之救陕,更为切要”,希望先拿下南京,到时候我再将所有军队交给您去陕西征讨,可以迅速平定回乱,行吗?但是多隆阿等不到那一刻,他说,对不起,事情紧急,我得赶飞机,先走了。

那是曾国藩一生最为焦虑的日子。本来李续宜可以去帮助曾国荃的,但是他忽接父丧,回家奔丧了,其部将唐训方被太平军阻于寿州。鲍超由宁国北进,遇太平军杨辅清部,亦难到达。这时,可援之军只有多隆阿一路,而多隆阿居然不去救他。曾国荃想,简直是没人性啊!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多隆阿。其实,有时候,你没做错什么,就是因为你太美,太帅,占了别人的位置,抢了别人的风头,所以成了别人的眼中钉。

其实,曾国荃这个人是很友善可爱的。当时在南京雨花台前线,曾国荃给哥哥写信抱怨,去年自己写了好几封信给杨载福,却“鲜有还者”,还写了十五封信给彭玉麟,却只收到两封回信。以后他决定不主动给人写信了,“不为营中公事,无先施之信”,收到别人的信则每次必回,“亦无不复之信”。原来因为别人没回微信在生闷气呢!这个小弟遇到的问题和现代小伙子交朋友遇到的问题是一样。

虽然说没有回微信的理由有千万条,但是经常不回通常是故意的。要么是对方故意摆谱,考验自己,要么就是不想联系自己。那么,为什么多隆阿、彭玉麟等将领这么鄙视曾国荃呢?首要原因是哥哥对他在粮饷和工作岗位上太照顾,觉得曾国荃就是个“哥宝男”,打下城池后总是头功,成功得来太容易。走后门的人能招同事喜欢吗?其次,曾国荃的打法没啥技术含量,就是围城挖沟筑墙,对城内的敌人断水断电,然后挖地道轰开城墙。准确地讲,这不叫打仗,叫土木工程。没有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的人也会这招,所以曾铁桶在能力上被鄙视。第三个原因就是曾国荃贪财。有了这三个原因,连杨载福、彭玉麟这些曾国藩的嫡系都鄙视他,更何况高冷的外来户多隆阿?

多隆阿通过湖广总督官文请求西征,获得了皇帝的同意,“寻命督办陕西军务,率所部西征。”就这样,在一个天气并不晴朗的夏天的早晨,多隆阿头也不回地走了。男朋友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了伤心的姑娘。事实证明,他的离开,是任性的错误的。

⑤战场上穿起黄马褂

那么多隆阿到了陕甘地区后,表现如何呢?同治元年(1862年)十一月,多隆阿入陕西渭南市潼关县,被授为钦差大臣,督办军务。“钦差大臣”这么拉风的称号终于戴在自己头上了,多隆阿很激动。第二年农历八月暂时平定了回乱,而陕西南部与四川接壤的地方又暴乱了,“川匪蓝朝柱近踞盩厔”。盩厔(zhōu zhì )在陕西省西安市的周至县,也是晚清名将多隆阿的葬身之地。关于他的最后一战,《清史稿》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三年春,亲督兵力攻,城小而固,多隆阿愤甚,临高指挥督战,城已垂破,忽中枪,伤头目。”周至县只是一个小小的地方,打了这么久都没打下,自己本身就没觉得很没面子,传到曾国荃耳朵里,都不知道怎么笑话自己呢。而这时,朝廷来了奏折嫌他太慢,“严旨诘问”。好面子的多隆阿更加地着急,“愤甚”,气得要命,结果真的就没了命,被敌军爆头。同治三年(1864年)四月,多隆阿不治而亡,谥号忠勇。临终的遗言是让家里不要有多余的财产。一位大清王朝廉洁自律的久经考验的好将军永远离开了我们!

那多隆阿为什么会被精准“爆头”呢?原因在于他穿上了皇帝赏赐的黄马褂。小小的城打了很久都没打下来,朝廷那边还在催,这回全世界都知道我多隆阿没本事。于是多隆阿气得亲自上擂台擂鼓。统帅亲自擂鼓激励士气,本来没什么不好,但是错就错在他居然穿着皇帝赐的黄马褂去擂鼓。人家被赐了黄马褂哪个不是小心翼翼地好好保存着,到重大场合才拿出来穿?而多隆阿喜欢炫耀,平时有事没事拿出来穿着,让别人看看自己受到的龙恩。上战场你穿着明艳艳的黄马褂是什么意思,是怕敌军找不到靶子吗?这回可好,敌军看到擂鼓的是多隆阿大帅,知道了怎么样?当然不会恭维一下,而是从房间角落里找到一杆鸟枪,打中了多隆阿脑袋。

《清稗类钞》记载:“多在礮台亲自擂鼓,寇见其衣黄马褂也,知为大帅,以鸟枪狙击之,头眼受伤。”

俗话说财不外露,枪打出头鸟,是很有道理的。天天带名表,开名车的,很容易成为小偷的目标。

(三)结语

在湘军这个团队,曾国藩、胡林翼只是领导不亲自参加战斗。从战斗力上讲,最牛的几个战将是塔齐布、罗泽南、李续宾、多隆阿和鲍超。咸丰八年(1858)十月之后,塔齐布、罗泽南、李续宾统统不在了,多隆阿和鲍超被合称为“多龙鲍虎”。鲍超不识字,是真文盲,而多隆阿只是不识汉字,并不是文盲,又具有高贵的染色体,完全有机会成为督抚大员。

然而,酒喝多了伤身,饭吃撑了伤身,面子要得太多了也同样。如果多隆阿不是那么爱面子,他跟湘军的关系就会更好,甚至有可能与曾国荃一起拿下南京城,分享抗太胜利的果实。如果他不是那么爱耍酷,穿一件普通制服指挥作战,也许平定陕甘回乱就轮不到后来的左宗棠了。如果身体好一点,再跑一趟新疆,去一趟台湾,还有机会成为民族英雄。可惜牛人已经远去,留下无尽的遗憾。


植物都追求阳光和雨露,而阳光太烈了会灼伤,雨水太多会涝病。只有在阳光雨露都适当的情况下,才能尽情生长。面子就像肥料,可以激发个人的成长,而过量了也会被其所累。看到别的同学都玩着新款的苹果手机,看着自己旧手机越看越觉得丢脸,拿不出手,即使通过P2P贷款也想买一个。这样的年轻人,要是给他一件黄马褂,不知道会不会天天晚上洗了烘干,第二天就穿着?




合格投资者认定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谨遵《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且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合规投资者"标准之规定,即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 万元,且个人金融类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请阁下详细阅读本提示,并将遵守适用的有关法规请点击“接受”键以继续浏览本公司网站。


接 受 放 弃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824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35号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10-6621 9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