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庞剑锋读曾国藩 >

庞剑锋读曾国藩

咨询电话:010-66219029
咨询电话:15210808019产品咨询

庞剑锋:杨载福——低学历的他如何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

没有上过名牌大学,没有硕士博士的头衔,大学上的还是专科,甚至干脆连大学的门槛都没迈进去过,每每与朋友聚会谈及此事,心中还有点自卑感。其实,这样的心理大可不必!大富豪李嘉诚、大作家莫言都只有小学文化,娃哈哈的宗庆后老前辈也只是初中文化,照样可以功成名就。学历和成功没有必然联系。

在清代湘军的将军里,要论早期学历之低,后期成就之大,恐怕没有人可以和杨载福(杨岳斌)相比了。在晚年,因为保卫台湾有功,至今他还被世人称为民族英雄!没学历的杨载福有什么呢?

(一)没有学历,却有个伯乐曾国藩

杨载福,字厚庵,来自偏远的贫穷山区湖南省乾州厅,就是今天的湘西的吉首市,后来他主动把户口迁到大城市湖南长沙。杨载福是军三代,祖父杨胜儒参加湘西剿匪有功,战死于今天的花垣县雅酉镇黄瓜寨。父亲杨秀贵青出于蓝,更是官至从二品的副将,“仕至直隶独石口副将”。从史料来看,他父亲在他的升迁路上没有任何帮助。

杨载福的学历不高,连秀才都不算,但受到家庭熏陶,从小喜欢骑射,文化科不行就发挥体育特长,很早就入伍,在正规军绿营当了个小兵。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24岁的杨载福当了个小武官——外委,“由行伍于道光二十六年补湘阴外委。”这大概就是家庭赋予他的唯一帮助了。外委是清代武官名,意思是额外委派的武官,后成定制。外委千总是正八品;外委把总是正九品;额外外委是从九品。史料没有交代此时杨载福的外委是几品,大概太小了,不屑于介绍吧。

27岁时,湖南新宁李沅发的匪头跑来给杨载福刷经验值,清廷就赏了他一根蓝色的鸡毛,“蓝翎”。这鸡毛还真能当令箭,不是谁都能戴的。蓝翎是皇帝赐的戴在帽上的装饰品,比花翎要低级些。花翎是孔雀毛做的,蓝翎为鹖鸟,即褐马鸡的毛做的。褐马鸡为我国特产珍稀鸟类,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很珍贵。

咸丰二年(1852年),而立之年的杨载福守湘阴,升为正八品的千总。《杨勇悫公奏议》记载:“粤匪窜湖南,载福守湘阴有功,升宜昌章营千总”。看来,24岁那年的外委不是九品就是从九品,太不入流了。从中也可以佐证,老爹对他的升迁几乎没起什么作用。军三代都得自己努力呀!

也许是升迁太慢,也许是工资太低,也许有什么别的原因,杨载福想跳槽了。咸丰三年,即1853年,曾国藩在湖南衡阳组建湘军,以几倍于正规军的高薪招聘人才。他听说杨载福这人不错,就劝他跳槽,过来跟彭玉麟一起辅佐他弟弟曾国葆的工作。虽然杨载福学历不高,但是他业务能力强,也有猎头来挖他跳槽。

《杨勇悫公奏议》记录:“公国藩治水军衡州,闻公能,檄至营,令与彭刚直公玉麟,佐其弟贞干军事。”

杨载福跟彭玉麟好像一对难兄难弟,大部分时间形影不离。在曾国葆手下干了几天,曾国葆就向哥哥大大夸奖他们,于是杨载福和彭玉麟被曾国藩重视,“公弟国葆亟称两人之才,公拔而用之。”

根据《杨勇悫公奏议》的描述,咸丰三年(1853年)的时候,曾国藩就让杨载福统领右营即衡州的水师。“在籍侍郎曾国藩督办团练,治水师于衡州,调载福领右营。”而根据《曾国藩年谱》的记载,咸丰四年(1854年)正月,曾国藩设了水军十营,在衡州设了六营,杨载福只是六个营官之一,“衡州募六营,以成名标、诸殿元、杨载福、彭玉麟、邹汉章、龙献琛为营官领之。”按常理来估计,《曾国藩年谱》的记录客观些。毕竟,八品绿营军官资历还差了些,从四品的褚汝航才是当时水军老大。不过不管怎么说,杨载福确实是有能力,从曾国葆那边调过来没多久就能够得到曾国藩的重用。没学历,却有业务能力,幸运的是还遇到了伯乐!

(二)屡屡升职的咸丰四年

咸丰四年(1854年),这是杨载福被曾国藩收入麾下的第二年,也是他官运亨通的一年,因为又可以打仗刷怪了。杨载福没有辜负曾国藩的信赖,给水师的立功之旅来了个开门红。农历四月,清廷的军队在湖南湘潭对太平军水陆夹击,取得湘潭大捷。作为一位公平公正的领导,曾国藩在奏折中保举了塔齐布、杨载福等人。

《曾国藩年谱》记载:“随折奏保副将塔齐布、守备周凤山、同知褚汝航、知县夏銮、千总杨载福、文生彭玉麟、哨官张宏邦、训导江忠淑八员。”

在奏折中,曾国藩特地称赞杨载福,在这次湘潭的战役中,彭玉麟和杨载福两个营官亲自坐着三板小艇来来往往指挥战斗,炮声跟雷似的,湘江翻滚得像开水似的,杨载福受了枪伤还坚持指挥。这身体素质也是真的强,想要升职也得有个好身体啊!活着很重要!等那些起点比自己高的人(如褚汝航)一个个挂掉,就轮到自己了。

《曾国藩奏疏》记载:“营官彭玉麟、杨载福亲坐三板小艇往来督战,炮声如雷,湘波鼎沸;杨载福身受枪伤,尚复指挥鏖战。”

受了多重伤呢?“被贼枪伤左肋、右腿数处”,但是他“裹创血战,奋不顾身,陆续烧毁战船四百馀只”。这可能是跟着彭玉麟在一起久了,也喜欢放火了。曾国藩说,这么勇敢的营官还是蓝翎呢,“请以守备留于本省补用,并请赏换花翎。”于是,32岁的杨载福因此升为正五品的守备,戴上了花翎。曾国藩真是个好领导!

受到鼓励的杨载福,工作起来更加卖力又卖命。这年七月初一,水师刚收复了岳阳。初三日,太平军却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卷土重来。曾国藩在七月十一日的奏折中是这样描述的:“杨载福身坐三板艇,由湖东沿岸斜行,捷如飞鸟,初无炮声,及近贼船,举旗一招,众炮齐响,毙贼十馀名......补用守备杨载福,手刃贼目,裹创力战,所向无前。”在对杨载福的英勇行为描述完之后,曾国藩就申请让杨载福享受正四品的都司待遇,等有位置空出就让他补上,再赏个勇士称号给他,“应请以都司留于本省遇缺即补,并请赏加勇号”。皇帝同意了,“以都司补用,赏‘彪勇巴图鲁’名号。”

湘军初三日刚把太平军赶走,初五又发现岳阳下游的名为“擂鼓台”的地方有很多太平军的船。过分了,还想着再来一趟呢!初六,湘军水师逆风向擂鼓台进攻,但是伤得很惨,杨载福就鼓励士兵说,老哥老弟们,我们的船不到一百艘,那群兔崽子们的船是我们的十倍,如果我们今天退兵了,肯定会死得很惨,我们出其不意地打过去才可能赢。然后杨载福身先士卒,直接冲到太平军后头,和“红孩儿”彭玉麟一起,顺着风在太平军船上放了火,火势冲天,太平军大败。此后,杨载福就以勇略出名了。杨载福、塔齐布、罗泽南、彭玉麟这四个人就是军中的F4,没人能跟他们比。绕到敌后借风放火,这招是他常用手法。

《湘军志》描述:“壬寅,攻之雷鼓台,寇依岸自保,进攻多伤。会暮,军惧。杨载福曰:‘今退,我船不满百,寇十倍我,败矣,非冒死出奇不得免。’躬乘三版,冲寇屯直下。彭玉麟中炮伤,竟烧寇后舟,寇争还救,乃大乱。载福自此以勇略名,与玉麟皆为水军名将,而陆军有塔齐布、罗泽南。塔、罗、彭、杨,军中无与为比。”

杨载福在擂鼓台把太平军打得落荒而逃之后,曾国藩在七月十六日就帮他申请奖励和补贴。皇上您看,上次已经升了都司,赏了勇号,这次就升到从三品游击吧!

《曾国藩奏疏》记载:“右营升用守备杨载福,绕出贼后,乘风纵火,初六日之战,甚得其力。前次已保都司即选,并请赏加勇号,此次请免补都司,以游击留于本省,遇缺即补。”

身为杨载福的上司,曾国藩不仅经常帮部下申请权益,而且不会抢功劳。这年八月十九日,曾国藩上疏给皇帝说,岳阳大战能胜利,都是杨载福、罗泽南他们的功劳,跟我真的没关系的,“月前岳州之捷,皆臣塔齐布及罗泽南、杨载福等数人之功,微臣毫无劳绩。”傍上这么个无偿举荐的伯乐,相信杨载福的内心是激动的。

太平军从岳阳逃跑后,又往北走,攻陷了武汉。“贼自岳州陷常德,旋北走,武昌再失。”在进攻过程中,杨载福一马当先,被打伤掉下水,但是他又跳到别人的船上,发动大嗓门喊着冲啊,火光冲天,烧掉了太平军四十多艘船。杨载福乘胜直追,看到敌军的船逃跑,杨载福玩起了“水上飞”,迅速赶上并穿过敌军,掉头拦住了太平军,当头一击,毁船无数。这一仗后便与陆军会师攻下了武汉。

《杨勇悫公奏议》:“嗣见贼船下窜,载福急桨出贼前逆击之,尽焚其辎重,驶入汉口,毁船只无数。遂会陆军攻武昌、汉阳,克之。”

攻克武汉后,曾国藩继续向皇帝保举,杨载福升正三品参将,享受副将待遇,“载福廉明爱士、胆力坚定,从下游逆击而上,甚合机宜。诏升参将,加副将衔。”

八月,杨载福又立功一笔,用二十多艘船剿进攻太平军,烧了一千多艘敌船,1比500,这杀伤力是真的高,于是被实际授予从二品的副将。“载福又以二十余船,迎剿襄河贼,焚其船千余,官军自此一意东下,无后顾忧矣。是月,诏授湖南常德协副将,仍督勇剿贼。”参军一年多,杨载福由八品升到从二品,已经和他爸一个级别了!

这年十月,太平军节节败退,在田家镇以铁索连船,横截江面,严阵以待。杨载福、彭玉麟带领水师断了铁索,把太平军打得落花流水,追到了武穴。但是杨载福还想灭了武穴下游的船,追到了龙坪去,毁掉了太平军四千多艘船,大获全胜。可惜,杨载福追了一通宵,累吐血了,这可是真是拼命了。宋朝有杨家将,清代有杨载福。难道姓杨的有拼命的风俗?看到下属都熬夜加班吐血了,曾国藩再次向皇帝保举,给他加了个总兵衔,享受正二品总兵的待遇。参加湘军两年不到,杨载福就已经达成成就:超过他父亲的终生最高官职。

《杨勇悫公奏议》描述:“载福彻夜穷追,劳苦呕血。诏嘉其勤勩最着,加恩赏总兵衔。”

接着,湘军水师顺江东下,进攻江西九江,而杨载福留在武穴养伤,又因为病得实在太严重就请假回家了。这就给后来的湖口挫折埋下了伏笔。这年十二月,湖口水师的小船部队被石达开诱进鄱阳湖,从此,水师被一分为二。而这其中的原因,就是水军的管理层缺位了,杨载福和彭玉麟这时候都在养伤休假。主要是湘军水师内部有管理问题,干部缺位,才出现了这一次挫败。企业要发展,人才不能缺位!

(三)曾国藩、胡林翼联手推荐

咸丰五年(1855年)九月二十三日,曾国藩向皇帝奏道,军中的将领都有各自厉害的地方,但是能做总兵的不多。选了又选,觉得杨载福最好了,廉洁开明还爱护士兵,深得人心,而且每次都身先士卒。湘军作战勇猛,就是因为陆路有塔齐布的带领,而水路有杨载福的带领。曾国藩这夸人的话还真不带重复的。

“伏查军中将领,各有偏长,而足畀方镇之寄者,颇难其选。臣接奉谕旨,详加体察,查有总兵衔湖南常德协副将杨载福,廉明爱士,深得众心,每战冲锋陷阵,贼党披靡。湖南弁勇所以奋发敢战者,陆路赖塔齐布为之倡,水路赖杨载福为之倡。”

有了上司曾国藩的神助攻,再加上杨载福自己争气,33岁的杨载福擢湖北郧阳镇正二品总兵。去年是享受总兵待遇,这次是去掉括号,获得总兵的实职了。

咸丰五年(1855年)大部分时间,杨载福在湖北带领外江水师,在湖北巡抚胡林翼的领导下。十月,胡林翼又推了杨载福一把,赞赏他“载福每战必先,病不言劳、功不言赏,志识高出寻常,为水师将才最。”胡林翼的推荐非常灵验,一求一个准,“疏入,命兼署湖北提督。”于是,杨载福成了从一品的提督,湖北军区司令员。

从参加湘军时的八品外委,到一品提督,才花了两年时间,升了14级,远远超过了曾国藩在北京时期的升官速度。曾国藩在家书中谈到“十年七迁”,指的是从道光十八年(1838年)中进士到道光十七年(1847年)连头带尾十年升了七次。古人数数习惯是连头带尾地算虚数,而按照现代人的习惯,如果从1840年他开始到北京正式上班到1847年算起,正好7年时间。这7年,从翰林院检讨(从七品)到“礼部侍郎衔”(享受正二品待遇),一共升了11级。这段期间,曾国藩在前三年原地踏步,1843年升了一次,从四川做完主考官回京后才开始加速升级。这升官速度在和平时期让人望尘莫及了。在战争时期,杨载福的升官速度更快。走后门的都升不了这么快。

咸丰七年(1857年)二月,曾国藩要回家守父丧,交接工作的时候跟皇帝说,水军让杨载福来统领,彭玉麟作为协理。皇帝同意了。不过杨载福之所以能当上水军统领,除了他自己有能力之外,还和彭玉麟也不爱做官有关。

《湘军志》记载:“杨载福所统十营、彭玉麟所统八营,合大小战船五百,炮二千,请以署湖北提督杨载福为总统,惠潮嘉道彭玉麟为协理。”

这一年,因为连克湖口、彭泽、铜陵等地,杨载福被授为福建提督,还拥有了可以在皇帝跟前上奏的权利,“寻授福建陆路提督,饬专摺奏事。”获得了单独奏事的权力后,杨载福竟然在第二年向皇帝奏了一件事:我想改户口到长沙!《乾州杨氏谱序》写道:“”丰八年,厚庵自请于朝,占籍善化。”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可能大城市长沙的教育资源丰富点吧!后来,他的儿子的确在长沙考中了秀才。真是个有心人哪!

杨载福对自己的恩人自然是十分感激。除了沈葆桢那种没良心的,谁会不感激一个老是提拔自己的上司呢?咸丰八年六月,曾国藩终于肯回来工作,在家信中,他提到,杨载福送他送到了南康(即现在九江的庐山市),并感叹他的用情至深,“余因于二十日自湖口开船入省,杨厚庵送至南康,彭雪琴径送至省。诸君子用情之厚,罕有伦比。”在这一年,杨载福调福建水师提督,但实际工作地点仍然是长江流域。

到目前为止,杨载福担任的都是武官。在明清两代,武官的地位比文官要低很多。好像当今部队转业过来的军官重新安排就业,总是要降级的。在当时,从一品提督虽然品级高,在实际工作中往往是听从二品的巡抚安排的。

(四)救十余万兵民

杨载福在提督的任上,干了一件太平天国战争期间独一无二的充满人道主义精神的事,即救出十万多民众。咸丰十年(1860年),杨载福亲自监督水师,由芜湖市的鲁港出发航行了百里远,在现在的南陵县,找出当时被太平军围困的陈大富一军,救出民众和士兵十多万人,并且安置到附近的城市东流。

《杨勇悫公奏议》记载:“亲督师船,由鲁港潜行百里。解南陵之围,找出总兵陈大富一军。救护难民十余万,置之东流一带。”

自从宁国失守之后,百姓们带着老人小孩大都跑到南陵县去了。南陵县的陈大富一军,又没军火又没口粮的接济,忍着饥饿和太平军耗着。但是南陵四面都是太平军守着,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什么好方法。正当杨载福想得脑壳疼的时候,天公作美,下了大雨,江水涨了很多,沿江的支流都可以行舟。九月二十七日,陈大富送来密信,催人赶紧去救他们的命,再不来就饿死了。二十九日,杨载福亲自督促炮船前往救援,打探到只有北门一条小河可以通往。经过一番部署,十月初四,陆军登上岸,跟着水师一起配合,向南陵县靠近。陈大富知道援军来了,便与援军里应外合,杀了很多太平军,南陵解围了。陈大富还想着修缮好城池,主张防御。杨载福觉得虽然太平军走了,但是水师不能一直留在这里驻守,万一过几天雨水退了,水师想开出去都难。所以他劝陈大富一起走。初五,水军和陆军一起走,南陵的十多万百姓也跟着,沿途的那些河堤和狭隘的山口都让各营区搭驾浮桥,让军民们通行无阻。这场景相当壮观。

《曾国藩奏疏》描述:“初五日,会督水陆大队,缓缓行走,百姓从者约十馀万人,沿途如月河口、冈湾、峨桥及各处堤埂隘口,均经先饬各营搭驾浮桥,军民得以通行无滞。”

这些百姓为什么会跟着清军走?可见,当地太平军的行为并不得民心。曾国藩在写信给杨载福的时候,还说这是今年唯一让人开心的事:“前闻解南陵之围,救出名将、劲卒、义民数万人,为之拍案称快。本年地拆天缺,无一可意之事,独此事令人轩眉。”

(五)意外的总督

在湘军的水师领导中,淡泊名利的彭玉麟爱辞职,杨载福则是爱请假。看来清廷安排的工作太辛苦啦!

咸丰十年(1860年),根据《杨勇悫公奏议》的记载,杨载福跟皇帝请假,说想回去探望生病的老母亲,皇帝特地下诏慰问了一番,然后......叫他继续上班了,“乞假省亲,特诏慰问亲病,命速赴营。”

咸丰十一年(1861年)正月,杨载福又得到了皇帝的奖赏,不过这次不是官位,而是一些小礼物,毕竟武官的品级已经到头了。“诏嘉载福出奇制胜,调度有方,赏大小荷包、搬指、翎管、小刀等件。”

八月,湘军攻克了安庆,39岁的杨载福被赏云骑尉世职,这是可以世袭的武散官爵位,其实是赏给杨载福的儿子的。这时,咸丰皇帝已经去世了,同治皇帝登基,实际已经是慈禧太后和恭亲王掌权了,杨载福的请假得到了批准。毕竟刚上位得给小的们留个好印象嘛。“先是,载福以省亲请,得旨赏假四月。至是,始归。”

同治元年(1862年)正月,杨载福跟皇帝说自己老母亲的病还没好,想要延长休假时间。年轻的慈禧太后没同意,阿福啊,这时正是艰难的时候,你就应该把尽孝转换成尽忠,救救国家。“值此时事多艰,自当移孝作忠,力图挽救。”

虽然没有请到假,但是杨载福还是很努力工作,丝毫没有懈怠。同治元年(1862年)九月,曾国藩还特地写信给他,告诫他要好呆在水里,不要随便上岸。曾国藩听说了他坐着小船,把五色旗插遍了金柱关的小河里面,四面的炮火跟下雨一样。在信中曾国藩嘱咐他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冒险乱来。小老弟啊,内河本来就有很多贼人,你的水军最要紧的是保护好大江,尤其是你,不可以进小河里头,切记切记。颇有点老妈子叮嘱儿子的味道。

《曾国藩书信》记载:“以后望谆饬水军,不准登陆打仗。闻阁下曾坐舢板、竖五色旗遍历金柱关小河之内,四面炮子如雨,不知确否?以后务乞慎重,切不可有意冒险。内河陆贼太多,贵部水军以专保大江为要,阁下尤不可轻入小河陆贼丛中,至嘱至嘱!”

自从咸丰七年(1857年)起,杨载福就拥有了向皇帝上奏的权利,而在同治元年(1862年),这一权利却被收回了。当时,杨载福向皇帝上奏,想要调李续宜一军助攻南京,鲍超一军由安徽广德进攻浙江湖州等。

《清实录同治朝实录》记载:“杨载福奏、熟筹金陵形势。拟请添调李续宜一军。助攻金陵。鲍超一军。可由广德以收湖州。进规苏常等语。”

没想到皇帝不开心了,说杨载福没有好好去了解皖北苗沛霖团练叛乱通匪情况就敢讲,不懂就别说话,他提出来的这个意见就不用讨论了。“苗练捻匪情形。杨载福自未深悉。所奏应毋庸议。”杨载福不但挨批,还被“禁言”,皇帝下令,让杨载福以后有事只能让上司曾国藩来传达,就算水师有紧要的事情,也要跟彭玉麟一起上奏。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杨载福也许并非善于统筹全局的帅才,而是一个将材。

“杨载福应归该大臣节制。以后遇有陈奏事件。仍禀商该大臣酌核具奏。如遇有水师紧要军情不及禀商者。即令会同彭玉麟驰奏。其余仍应由曾国藩出奏。以一事权。”

可能是为了讨好皇帝,没办法啊,得罪了皇帝以后可就没法混了,杨载福就把名字改成了杨岳斌。《曾国藩年谱》记载,同治元年七月初十,“又片奏杨载福更名岳斌。”《杨勇悫公奏议》记录:“八月,更名岳斌。”

那这个改名字、拍马屁的主意是谁出的呢?据说这个名字是曾国藩给他想出来的,让他改名做杨岳斌,就是希望他如同岳飞一样文武双全。曾国藩跟皇帝说,杨载福写信说他名上有个“载”字,跟皇上您的“载”相同,这怎么行,一定得改名字,打算改名为杨岳斌。皇帝就跟他客气了一番,不用啦不用啦客气什么。开玩笑,曾国藩这个跟过同治他爷爷的人精哪能不知道太后想着什么。以后就没有杨载福,只有杨岳斌了。

同治二年(1863年)十月,湘军对南京城逐步完成了合围,杨岳斌又想请假了。皇帝啊,水师现在也没什么重要事,我家老母亲病情又严重了,就让我请个假吧!皇帝就说了岳斌你率领水师打了十年太平军,战功显著,我知道你父母年龄大,需要人参补补,你还是好好工作,等打完仗再走,“诏赐其父母人葠四两,慰留之。”

虽然太后老是不给人假期,但是还是给人官位的。同治三年四月,杨岳斌的职务发生了一个意外的变动,“督办江西皖南军务”,不再是水师提督了。鲨鱼上岸了还会吃人吗?估计曾国藩是不会出这个馊主意的吧?没想到,水改陆只是前奏,更意外的在后面。五月,42岁的杨载福竟然被任命为陕甘总督,这可是文官,地位比从一品的提督还要高!没有秀才学历而当上总督的,在大清国历史上都没几个!为了让杨岳斌为朝廷拼命,清廷也是很舍得。没上过大学,从小科长到省委书记,也就只有战争时期才有的事了。不过,圣意要杨岳斌去江西打完仗,才去陕甘上任。

《杨勇悫公奏议》记载:“同治三年四月,诏岳斌以提督督办江西皖南军务......五月,授陕甘总督,命迅赴江西督饬诸军,力图扫荡;俟江皖贼氛净尽,即行前赴陕甘任事。”

任命杨岳斌为陕甘总督,究竟是谁的主意?有人说是左宗棠的主意,但是本人尚未找到出处。功力还不够呀!不管谁提的。事后证明,这个主意真的不怎么样。

(六)甘肃遇挫

同治三年(1864年)九月,杨岳斌又想请假,这回不仅是因为双亲多病痛,还有自己的陈年老伤也是很严重。太后说,老杨啊,你辛苦了,而且你父母都七十多岁,我理应给你放假。“杨岳斌统兵十余年,冲冒矢石,力疾苦战,伤病交作,且其父母年皆七十有余,原应俯如所请。”所以太后就给杨岳斌派了个任务,这次去甘肃剿匪需要陆军,你回湖南疗养探亲的同时顺便招个七八千人。这皇帝压榨人压榨到极致了。“惟有亲赴湖南募勇,即舆疾南归,先遣得力营官认真招募精勇七、八千人;即可趁此访医调治,就近省亲。”

同治四年(1865年)四月,杨岳斌到了陕西和甘肃地区。流年不利,咸丰四年是杨载福幸运年,而同治四年则是他的霉运年。在这里,杨岳斌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在给皇帝的奏折中他谈到,陕甘地区和江南地区不一样,“东南数省,不患无粮,患无饷”,而这里不仅筹钱难,而且筹粮也困难,“既虞饷乏,又虞粮少”。陕甘地区为了获得钱,卖官给一些富人,而富人得到官后,总是想捞回本,“既有捐于前,不能无所偿于后”,于是拼命压榨老百姓。杨岳斌这样形容当地的荒凉,“人烟稀少、田地荒芜”,而老百姓“鸩形鹄面,略具人形”。最后他希望皇帝“宽以时日”,以便他“从容整理”。然而,还有一个他没指出来的困难,即这是杨岳斌第一次自己主导的大规模陆军行动,既要筹粮饷,又要指挥战斗。这哪里是他的特长呀?!他过去绝大部分经验集中在水师统帅,粮饷有曾国藩在后面筹集。

果然,农历九月,提督雷正绾所部发生哗变。杨岳斌花了小半年时间,于同治五年二月,用武力平定了哗变。没想到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三月,总督衙门附近的当地士兵协标兵发生哗变,杀了幕僚、警卫兵,并且还挟持了布政使林之望,让林之望上奏朝廷,批评杨岳斌对湘勇有偏爱,“重勇轻兵、积愤所致”。太后给出了处罚措施,“降二级留任”。这年六月,不知道为什么杨岳斌还拆了林之望给皇帝的奏折,被得知后又被降级处分。

郁郁寡欢的杨岳斌给皇帝上疏辞职,获得同意。“疏入,诏准开缺,调左宗棠为陕甘总督。”皇帝说,等左宗棠来了,你就回家吧。然而,左宗棠迟迟没到位,杨岳斌的病越来越重。同治六年正月,杨岳斌再向皇帝陈述病情,希望让将军穆图善来代理总督,获得了同意。“六年正月,再陈病状,请饬将军穆图善就近赴省暂署督篆。二月,诏可。”

然后,心情郁闷的杨岳斌回到湖南老家,疗心伤疗身伤,休息了整整八年,直到同治皇帝驾崩。光绪元年,杨岳斌回来叩见同治皇帝驾崩的宫殿,随后恳求太后让他回去赡养父母。但是太后哪里轻易放他走,而是让他跟彭玉麟一起去巡阅长江,巡阅的时候顺便回家看父母就好了。

《杨勇悫公奏议》记载:“杨岳斌于水师一切事宜最为熟悉,着前赴长江一带,每年与彭玉麟往来巡阅,将各营水师认真整顿,并准其会衔奏事。”

光绪四年,因为父亲生病,杨岳斌就申请不巡阅长江,在家赋闲,得到了皇帝的批准。直到光绪九年,法国人在沿海挑衅,老佛爷终于想起这个十六年没有打过仗的湘军水师统领。

(七)民族英雄杨岳斌

光绪九年(1883年),法国侵略越南时,顺路还打到台湾来,沿海戒严。老佛爷让当时辞职在家的61高龄的杨岳斌出山来负责福建海防事宜,“诏令岳斌会办福建海防事宜。”杨岳斌这时已经是老人,他的母亲就更老了。光绪十年(1884年)正月,杨岳斌还是想辞职在家照顾病重的老母亲,圣意让他母亲病好一点就赶紧去福建,“令俟母病稍愈,即遵前旨赴闽。”七月,湖广总督卞宝第上疏催杨岳斌赶紧上班,“战局已开,军情万紧;杨岳斌深谙兵机,当移孝作忠,力图报称。”在各方催促下,杨岳斌回来继续上班了。九月去江南帮办军务,又因为法兵占据了台湾基隆,改帮办福建军务。

九月十四,南、北洋兵轮在上海会齐,由杨岳斌统带援台。十二月十四日,杨岳斌抵福州。二十八日,杨岳斌率军队到泉州。

光绪十一年(1885年)正月,杨岳斌带领部队从福建泉州的秀涂口岸,偷偷地渡过台湾海峡,登录台湾埤南,即现在台湾南部的台东县。《杨勇悫公奏议》:“十一年正月,岳斌率所部由秀涂口夜渡埤南。”

根据《法军侵台档案》记载,杨岳斌正月十八出发去台湾可不轻松,“驶行二百里远,迷雾四起、大风复作,万难前行。”又估计十九号早潮前不能赶到,于是回去泉州的金门。十九号晚上乘小船往台湾澎湖列岛,但是港口有法军的船只巡逻。二十一号早上才绕了一个大圈,抵达台湾南部的台东县登陆。

“斌十八夜坐「长胜」小轮放洋,对渡鹿港;且计十九早潮必不能赶进鹿港,遂回轮寄泊金门山外。十九夜,另乘小轮往澎湖,探明对渡之安平、布袋等口皆有法船游泊;星夜即鼓轮直南折东。二十一早,绕至台湾后山之埤南厅登岸。”

二月,布置好南部的防务之后,杨岳斌又带领士兵北上,抵达台湾西北部的淡水,即现在新北市淡江大学附近。这样一来,杨岳斌的部队和台湾北部基隆的刘铭传部队形成互为犄角的防守态势,令法国人望而生畏。

《杨勇悫公奏议》:“二月,驻军台湾,筹布台南防务;联络绅民,数日间集团勇万余人,排日操演,严为之备。驰抵淡水,与巡抚刘铭传所部进薄基隆,互相犄角。”

由于久攻不下,法国人也可能觉得捞不着好处就想着算了不打了。三月初一日,法船撤除台湾封锁。二十九日,李鸿章与法使巴德诺开始谈判。四月二十七日,中、法条约议定,在津画押。五月初九日,法兵全部撤离基隆,“法兵准于初九日退出基隆”。

八月,六十三高龄的杨岳斌这次终于可以退休了,能够顺利退休一定要感谢一下之前老是不给请假的老佛爷。太后啊,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做了,谢谢您让我可以回家,感动到想哭。能够回去奉养父母,我会永远感激您的大发慈悲的!“臣在闽省现无经手未完事件,仰蒙俞允撤营事竣,回籍养亲,感激涕零!拟于八月二十八日起程,附乘‘登瀛’轮船由海道回籍,终养衰龄病母,永戴圣慈。”

自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设置了台湾府后,台湾是属于福建省的。到了这次光绪十一年(1885年)九月初五日,台湾设省,并调福建巡抚去台湾担任巡抚。

而这个时候,光荣退休的杨岳斌老先生,终于可以安心在家奉养老母亲了。光绪十二年(1886年),因为杨岳斌功勋显著,清廷把他的画像挂在紫光阁,紫光阁现在可是国家领导同志接见外宾的重要场所。光绪十六年(1890年),69岁的他在家中去世,按照古人算虚岁的习惯,正好是七十古来稀。这年初夏,杨岳斌的祖籍地大塘坡一带下大暴雨,湖水泄流。村民发现发现湖泊底部有个巨洞,洞壁上布满一道道刮痕。有人说,那些刮痕就是犀牛角印,而杨岳斌是犀牛精化身,如今他完成使命,犀牛精也以风雨掩护离去。不过这也只是个传说。落叶归根,杨岳斌最终被葬在了湘西吉首市平山坡村,而他的陵园也成了爱国主义、民族团结教育基地。

(八)结语

纵观杨载福传奇的一生,他之所能连连升迁,与他的业务能力是分不开的。而早期业务能力的形成,与他的家庭背景也有一定关系。他的军事世家帮助他培养了军事技能。一般老百姓家里吃不饱饭,哪有机会骑马?这起点虽然低,但好歹也赢在起跑线上。其次,有些优势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肯付出,肯加班努力干活。第三,这也是很关键的一点,就是跟对了人,跟了一个爱提拔下属的领导曾国藩。杨载福有哪里干得好的,曾国藩总是要在皇帝面前夸奖他,给他升职的机会。他运气也是太好,后来想提拔他的人太多,把他提拔得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结果导致他后来坐了十六年冷板凳。最后,被中法战争的大形势所召唤,临死前还成了民族英雄!也许这就是时势造英雄吧!

所以,一个普通人想要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综合作用。没有学历,总得有点啥吧!



合格投资者认定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谨遵《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且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合规投资者"标准之规定,即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 万元,且个人金融类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请阁下详细阅读本提示,并将遵守适用的有关法规请点击“接受”键以继续浏览本公司网站。


接 受 放 弃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824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35号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10-6621 9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