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庞剑锋读曾国藩 >

庞剑锋读曾国藩

咨询电话:010-66219029
咨询电话:15210808019产品咨询

庞剑锋:谁是真正的朋友? ——曾国藩与江西巡抚的关系

谁是我真正的朋友?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这个问题的误判而抱憾终身的人,数不胜数。一个人如果想要有所成就,单枪匹马是不够的,即使个人能力再强,也要懂得鉴别朋友,团结真正的朋友!本文就以曾国藩为案例,谈谈如何鉴别真正的朋友。

通常的观点认为,曾国藩于1855、1856年在江西之所以陷入困顿,是因为他和江西官场关系不好;之所以关系不好,是因为他没有江西巡抚的权力,“客军虚悬”。经过仔细研究,这个说法是经不起推敲的。试问,1862年曾国藩已经是两江总督了,直接管辖江西,为什么还和巡抚关系这么差?官大一级压死人,巡抚们不赶着上去巴结曾国藩就算了,为何会去得罪他?而且巡抚沈葆桢还是他一手提拔的。试问,曾国藩不是两江总督的时候,所有的历届江西巡抚就跟他关系差吗?耆龄跟他关系就挺好的!

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好坏,关键看什么?经过对这段历史的研究,结论就是,那些能认可我所做的事,并能用行动帮助支持我的人,才是真正的好朋友。嘴上怎么客套都没用,关键看行动。套用王阳明的话说,友谊还得在事上磨。

(一)陈启迈

陈启迈,字子皋,号竹伯,湖南常德人。嘉庆元年(1796年)生,陈启迈大了曾国藩十五岁。都说三岁一代沟,两人之前就差了五个代沟,不过两人是都是湖南人,还都是道光十八年中的进士,两人在最初的时候关系还是挺好的。直到陈启迈做上江西省长这个位置一段时间后,陈启迈开始飘了。《清史稿》记载:“壬子,张芾罢,以陈启迈为江西巡抚。”陈启迈就是在咸丰四年至五年担任江西省长的时候,跟曾国藩的关系恶化的。

  初始的好友

曾国藩在道光二十一年间就与陈启迈有往来,有时早上锻炼散步也会来到陈家。两人可能还会一起吃个早餐。《曾国藩日记》记载:“早起。步行至杜兰溪处,陈竹伯、芸渠、陈岱云处。”

曾国藩在道光二十四年五月给家人的书信中还聊到陈启迈考试考得不错,说明家人知道曾国藩有这么一个朋友,两人的私交还可以,不然曾国藩也不会无端在家书中提到他。《曾国藩家书》记录:“十八日散馆,一等十九名。本家心斋取一等十二名,陈启迈取二等第三名,二人俱留馆。”

道光二十九年三月,曾国藩还写信给家人说让陈启迈帮忙带东西回家。看来从古到今朋友的一个重大功能就是:帮带东西、代购、代运。“前乔心农太守行时不能多带,兹因陈竹伯新放广西左江道,可于四月出京,拟即托渠带回。澄弟《岳阳楼记》,亦即托竹伯带回家中。”

咸丰五年正月初四,这个时候当了一年江西省长的陈启迈跟曾国藩的关系还是可以的。曾国藩的水师危难时跑到南昌的时候,陈启迈还给了水师们饭吃,又是暖人胃又是暖人心的,还安慰了他们一番。《曾国藩年谱》对此事有记录:“其陷入内湖之水师,闻老营被袭及大风坏船之警,相率赴南昌,巡抚陈公启迈给以口粮,抚而辑之,军心渐定。”

  关系渐冰

感情变化,从对一些事情上的看法不同开始。《清史稿》记录了咸丰五年曾国藩在江西的时候,跟省长陈启迈之间不能彼此亲善和睦,“国藩在江西与巡抚陈启迈不相能。”而且曾国藩在年初刚到江西的时候,陈启迈在很多事情上都多加阻挠,真是省长当久了名字可能都不知道怎么写了。“国藩前於五年初至江西,兵饷俱困,地方官吏狎侮掣肘,事多艰阻。”

《曾国藩年谱》也证实曾国藩与陈启迈的关系在咸丰五年三月就已经不是很好了。两个人在调兵遣将方面意见相左,而且陈启迈还在饷银方面还多加阻挠,谈钱伤感情,两人的感情自然就没那么好。再加上陈启迈因为江西万载县的知县跟曾国藩的人彭寿颐有矛盾,严刑审讯彭寿颐,让彭寿颐惨死。这件事,让陈启迈与曾国藩的关系更加冰化。其实大家都为朝廷效力,何必那么较真呢?不较真会死吗?战争年代,弄不好还真会死的。何况陈启迈还是以公报私。

“江西巡抚陈公启迈与公谋调遣兵勇,意见多不合,饷尤掣肘。万载县知县李峼,与其乡团举人彭寿颐,以团事互相控诉。公见彭寿颐,赏其才气可用,札调来营差遣。陈公乃收系彭寿颐,令臬司恽光宸严刑讯治之。以是尤多龃龉。”

彭寿颐是曾国藩看重的人,最后却让陈启迈害死了,这可把曾国藩气坏了。咸丰五年六月十二日,曾国藩就狠狠参奏了陈启迈一本。我敬爱的皇帝啊!我跟陈启迈是老乡,又是同一年中的进士,还一起在翰林院做过同事,我们向来没什么大矛盾。自从我们一起干了同一个项目几个月,我看他做事颠倒黑白,有不少差错,陈启迈他不是以前那个陈启迈了,我怕他误大事,所以才找皇上您说说。经过一番口沫横飞,皇帝决定,把陈启迈给辞了,让文俊去做江西巡抚,然后把曾国藩上奏的具体情节好好给查查。

《曾国藩年谱》记载:“公又专折奏参江西巡抚陈启迈劣迹较多恐误大局一折。奏称,臣与陈启迈同乡同年,同官翰林,向无嫌隙。自共事数月,观其颠倒错谬,迥改常度,深恐贻误全局,不敢不缕晰陈之。奉上谕:江西巡抚着文俊补授。未到任以前,着陆元烺署理。陈启迈着即革职,按察使恽光宸先行撤任,听候新任巡抚文俊查办。该抚到任后,着即将曾国藩所参各情节逐款严查,据实具奏,不得稍有徇隐。钦此。”

曾国藩太生气了,找皇帝说不够消气,得通知家里人我识人不清啊!咸丰五年六月十六日,曾国藩给家人的信中抱怨陈启迈办事不合人意,跟自己在很多事上的意见都有矛盾。大家都是来朝廷上班的,陈启迈太不友爱了,“陈竹伯中丞办理军务不惬人心,与余诸事亦多龃龉。凡共事,和衷最不易易。”

感情积累好多年,崩溃只需几个月!要不是曾国藩跟陈启迈共事几个月,把两个人的感情在事上好好磨磨,哪能看出他是个假朋友。

(二)文俊

文俊,清满洲镶红旗人,字秋山。咸丰五年七月,陈启迈被革职之后文俊开始代替他上班了。《清史稿》:“广东贼陷湖南郴州、宜章。癸亥,陈启迈夺职,以文俊为江西巡抚。”感情这种事本来就不好琢磨,再加上要放在事上磨,就更复杂了,外人都看不清。所以不同的史料在记录曾国藩与文俊的感情方面有点不一。

  《清史稿》:两人关系不咋地

根据《清史稿》记载,咸丰六年的时候,曾国藩和廉兆纶都认为耆龄这个人比较好,还踩了一下文俊,说了他一些坏话。第二年文俊就被罢免了,耆龄成了新的江西巡抚。“(咸丰六年)时江西司道多统军,曾国藩及学政廉兆纶皆以耆龄为善,而訾议巡抚文俊。七年,诏罢文俊,擢耆龄为巡抚。”所以按照这个说法,曾国藩和文俊的关系肯定是不怎么样的,不然怎么会跟别人讨论文俊的坏话,让他被辞退了呢?不过这个史料的可靠性有点问题,毕竟在背后说人坏话,不是曾国藩的风格。

  《湘军志》:没谈两人关系,文俊离职不是曾国藩的错

《湘军志》对此事有不同的说法,没有提到曾国藩有跟主管教育副省长廉兆纶一起说文俊的坏话。咸丰六年七月,廉兆纶说文俊乱用将领,还给营军设置了五花八门的名号。当然,带了坏消息的同时也要带好消息,讲坏话的同时也要讲好话,廉兆纶也有讲一点好话的,不过讲的是布政使耆龄的好话。“学政廉兆纶居河口,得专饶、信、军事,颇訾巡抚文俊杂用将领,营军名号繁多,而雅善布政使耆龄。”

咸丰七年二月,曾国藩刚刚回老家守孝,福兴就来了。福兴因为跟张国梁关系不好而在咸丰六年被派去江西办军务,来到南昌。上奏想要征兵,说江西的士兵不行。三月的时候,江西的抚州等地的太平军打到福建去,攻陷了福建两个县。皇帝不开心了,要你文俊何用!我给你工资就是让你把福建两个县给弄没的吗!然后就把文俊罢免了,让耆龄上任。这个福兴,对文俊来说不是福星。

“福兴还南昌,因上奏请征兵,颇言勇丁不可用。三月,抚、建寇东窥福建,陷光泽、邵武,张从龙等败退。诏夺官治罪,并罢文俊,以耆龄代之。 

  《曾国藩奏稿&年谱》:两人关系还不错

咸丰六年正月,《曾国藩奏稿》提到咸丰皇帝在文俊还没赴任的时候就对他不满了。皇帝认为,江西南昌军事形势紧张,在防御方面也比较吃紧。文俊这个新任的巡抚怎么走了大半天还没赴任?给朕赶紧赶路,然后去跟曾国藩好好商量剿匪的事情,别拖拖拉拉的,从湖北到江西这段路才要多少时间,别以为朕没有跟祖祖祖父一样经常微服出巡就不知道了,你就是故意拖延,别以为我不知道!

“此时南昌省城逼进贼氛,一切守御事宜甚为吃重。新任巡抚文俊现抵何处?着即迅速赴任,与曾国藩妥筹剿办,毋再拖延。文俊自楚省赴江......实为故意拖延,勿谓朕见闻莫及也。”

皇帝后来罢免文俊,可能跟当初文俊跑步太慢有关系。毕竟没有一个老板会喜欢迟到的员工。咸丰六年二月,《曾国藩年谱》说曾国藩与文俊的关系还不错,两个人讨论军事讨论得挺和谐的,意见能够统一,“公与文俊公会商军事,意见甚叶。”这个“叶”是多音字,念xie,第二声,是和洽的意思。

咸丰六年十一月,文俊还保荐了曾国藩的弟弟曾国华。如果两人关系如《清史稿》中描述的一样,文俊绝不会推荐曾国藩的弟弟的。《曾国藩年谱》:“江西巡抚文俊公奏保曾国华以同知选用。均奉旨允准。”

从上述资料看,《曾国藩年谱》的可靠性较强。有些学者根据《清史稿》说两人关系不好,并不见得对。文俊虽然跟曾国藩之前没有交集,但是很可能吸取了前任巡抚陈启迈的教训,所以关系还可以。毕竟,和曾国藩搞不好关系,吃不了兜着走啊!这也更合情理。还有一些文章讲,湘军战将毕金科的死是文俊造成的,也缺乏证据。

(三)耆龄

觉罗耆龄,字九峰,正黄旗人。不管是《清史稿》还是《湘军志》,从两者的描述看来,可以说耆龄是“踩着”文俊上位的。咸丰七年,在廉兆纶的助攻下,耆龄当上了江西巡抚。这时,曾国藩在老家守孝。

  对曾国藩弟弟的帮助

耆龄帮助过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并且对曾国荃很是看好。咸丰七年夏天,太平军成群地聚在了江西省吉安市,周凤山带领的军队节节败退,两名将领的死亡更是让士气低下。耆龄上奏皇帝说让曾国荃去统领吉安的军队,才让士气重新高涨。

《清史稿》:“夏,贼麕聚吉安,周凤山军败溃。时王珍、刘腾鸿皆丧亡,士气衰沮。江西巡抚耆龄奏起国荃统吉安诸军,军复振。”

  曾国藩对耆龄的夸奖

曾国藩本人对耆龄也是多加赞赏,咸丰七年闰五月,在守孝期间,曾国藩在给李元度的信中,高度赞美耆龄新政,改掉过去巡抚的旧习气。

《曾国藩书信》记载:“耆中丞新政昭融,一改前此旧习。意者贵军有先否后喜之日,保举之案,必不待鄙人之至而后出奏。”从这句话来看,曾国藩认为文俊的政策是“旧习”,由此可见,就算曾国藩对文俊不冷淡,也不是很热乎。

咸丰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在给胡林翼的信中,曾国藩提到,咸丰七年耆龄就请他复出,言辞恳切,还叫曾国藩密友刘蓉帮忙草拟奏章,太有诚意了这人。因为曾国藩老是不肯复出,耆龄才有些小意见。毕竟耆龄跟个老妈子一样唠叨了这么久曾国藩都不听,是个人都有点小脾气。曾国藩认为自己对不起耆龄,耆龄是没有对不起自己的。能让好友觉得自己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耆龄也是曾国藩的真朋友了。

《曾国藩书信》:“耆中丞去岁请国藩赴江,其辞甚挚,又请霞仙代渠草奏,其意甚诚。因仆固守不出,始变而恼怒。余自有歉于彼,彼固无歉于余也。”

  耆龄热烈欢迎老友归来

最终,曾国藩还是复出了,里面可能也有耆龄劝说的成分在。复出之后曾国藩虽没做两江总督,但也受到耆龄的欢迎。咸丰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曾国藩在给家人的信中提到耆龄还特地派了人来接他。感叹耆龄真是对自己用情至深!感情真是能够在点滴小事上体现出来。

《曾国藩书信》:“兄于十二日到湖口,曾发一信,不知何时可到?胡蔚之奉江西耆中丞之命,接我晋省.....诸君子用情之厚,罕有伦比。”

  对曾国藩的帮助

曾国藩在咸丰五年初到了江西,没人又没钱,江西巡抚又处处压制他,曾国藩过得太难了。到了咸丰八年八月,这任江西巡抚耆龄按着规矩来办事,双方合作得很愉快,人和万事兴,军事上办的也不错。

《清史稿》:“国藩前於五年初至江西,兵饷俱困,地方官吏狎侮掣肘,事多艰阻。至是(咸丰八年八月),耆龄奉令惟谨,主客大和,军事日有起色。”

  离职时耆龄对曾国藩产生隔阂

曾国藩在咸丰十一年四月初九写给杨岳斌的信中,认为耆龄从江西被调到两广,就怀疑是曾国藩秘密弹劾了他,所以心有怀恨,对他颇有意见。“惟粤督劳公前此不甚相能,而耆中丞由江西调粤,疑鄙人有密劾之举,怀嫌尤深。”

(四)恽光宸

恽光宸,字濬生,浚生,江苏常州人。恽光宸与曾国藩早期是密友,两人关系不错,但是因为杀手下之仇,两人闹翻了脸。感情再密切也很难经得起人命的考验。

   早期关系密切两人

 根据《曾国藩日记》记载,道光二十二年到咸丰二年间,恽光宸跟曾国藩关系密切,散步没事就到了恽光宸家里坐一会,两个人偶尔还约去喝个小酒、逛街买书、吃吃饭。

 “散步至恽浚生处,略坐,语不诚。”“申初出门,赴恽浚生饮约,兼甲午团拜,酉正归。”“请仓少平、恽浚生至琉璃厂买书。”“未正,至湖广馆,公请恽濬生,申正三<>散。”

  曾国藩的韵事

 曾国藩与恽光宸早期关系好,互相请到家里吃饭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有一次曾国藩在恽光宸家里吃饭就丢了个大脸。道光年间的某年元宵节刚过,小曾与几个同事在恽浚生家吃饭。见到恽光宸漂亮的老婆,小曾马上行起注目礼,眼睛都看直了。人家走到哪里,他的眼珠就跟到哪里。惹得同事连连咳嗽提醒,险些把肺咳出来。

小曾回家后,越想越觉得丢脸,心里不禁暗暗检讨自己,在日记中写道:“目屡邪视,直不是人,廉耻丧尽,更问其他?”

   杀了曾国藩手下的大仇

 咸丰五年六月十二日,曾国藩参了恽光宸一本,因为彭寿颐死了。而害死他的人除了上文提到的陈启迈外,还有一个当时的江西政法委书记恽光宸。手下的爱将惨死,曾国藩也顾不上与恽光宸的往日情谊了,皇帝就决定撤掉了恽光宸按察使的位置。

《曾国藩奏稿》记载:“奉上谕......陈启迈着即革职,按察使恽光宸先行撤任,听候新任巡抚文俊查办。该抚到任后,着即将曾国藩所参各情节逐款严查,据实具奏,不得稍有徇隐。钦此。”

咸丰五年七月,曾国藩的弹劾有了结果,皇帝说恽光宸严刑凌虐彭寿颐,不仅是非不分,而且属于有意要逢迎上司陈启迈。这点出了恽光宸为了求荣竟不顾旧友曾国藩。

“江西按察使恽光宸,于彭寿颐一案,不问曲直,将该举人严刑凌虐,亦属有意逢迎。陈启迈着即革职,恽光宸着先行撤任,均听候新任巡抚文俊查办。”

后来,耆龄离职,恽光宸又被起复,当了几个月的巡抚还来不及和曾国藩交恶,就去世了。

 (五)毓科

毓科,字又坪,右坪,正蓝旗人。道光十三年进士,做过的最大的官就是江西巡抚了。咸丰十年到十一年,别人做巡抚大多是风风光光的,他任江西巡抚的期间却是被怼得很惨。在这几任江西巡抚中,毓科是与曾国藩的感情最稳定的。

  心大的毓科

 毓科省长可能对治安比较放心,巡府衙门竟然没有士兵守卫,看得曾国藩很担心,赶紧写信提醒教育好友。科哥啊,你都不雇一些保镖。你要知道咸丰四年,湖南那边衙门就有闹事的,六年冬天江西这边的衙门闹了两次,都是我亲眼看到的,你可小心点。南京的兵还直接跑到官老爷房间里面抢东西,安徽的兵还直接打人了,江西和湖南这种事发生的最多。你一定要好好挑选,找个好的将领带着他们,每天都要操练。曾国藩又给毓科提了很多建议,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对毓科的浓浓关心。

“贵署无护卫之兵,咸丰四年,湖南抚署有众兵拥闹之案。六年冬间,江西抚署拥闹两次,皆弟目所亲见,实属不成事体。至金陵兵之拥入向帅帐内,抢劫银物;安徽兵之驱迫福中丞,殴打毕方伯,则视江西、湖南为尤甚,堪为发指。鄙意欲请贵署挑护卫兵若干人,即在抚协三营内挑选,择一好将官带之,日日操演。仿吴籥斋中丞在湖南之法,分别赏号等第,阁下每月亲自阅操五六次,优给赏项,又于本营额饷之外,私加月饷。其懒惰软弱者,发还本营,另行挑换。其加饷及操赏,每月需数百金,抚署无此闲款,应由厘金局按月致送。”

  多次被怼没能力

毓科这人比较木讷,当省长的第二年就被人弹劾了两次。咸丰十一年,宋晋上疏给皇帝说,江西这个地方很受太平军的威胁,巡抚毓科、布政使庆善都太让人失望了,言下之意就是毓科很没用,所以宋晋赶紧问皇帝要人来帮忙。

 《清史稿》:“(咸丰)十一年,宋晋疏言......江西首当贼冲,巡抚毓科、布政使庆善皆失人望,请以太常寺卿左宗棠简署巡抚,而於督粮道李桓、前广饶道沈葆桢、浙江道员史致谔三人中简择擢授藩司。”

毓科被弹劾之后,单懋谦还补了一刀,不过说话倒是挺客气,说他不善于随机应变。虽然意思也是在说毓科没能力。

《清史稿》:“(咸丰)十一年,巡抚毓科、布政使庆廉为言官论劾,命懋谦按之,(单懋谦)疏言:‘毓科非应变之才,適当贼扰,省防尤重。本境兵勇不敷调遣,办理未能悉合机宜。’”

张集馨去江西做布政史的时候,说毓科的人很和善又老成,可惜没什么才华。还说毓科在官大一点的、旧上司和嚣张跋扈的人面前都不敢干嘛,显得很挤促,都没有可以用的地方。张集馨刚上任就说领导毓科的坏话,实在是太坏了。

《道咸宦海见闻录》记录:“又坪,本楚翘先生之子,向称世叔,人极和平老成,惜乎才短,复为曾涤生所制;其邻邦督、抚,资如官相、胡咏之皆久经外任,骆籲门系旧上司,王雪轩霸道跋扈,气焰凌轹,又坪皆莫敢撄,是以四面挤促,一无施展。”

张集馨作为大清首席吐槽官,还说毓科连下属都怕,真是太不给人面子了。“普承尧者,云南武进士,外用入营,在江省带勇六千名堵御建德......平日妄自尊大,州县谒见台座不起。毓又坪中丞畏其凶悍,时切隐忧。”

  共事两年很愉快

毓科卸任时,应该是同治元年初。曾国藩写信给毓中丞询问了他什么时候得走,又感谢他在当江西巡抚的两年期间对他的关爱,还表达了自己不能去送别的惋惜。“无缘执别,惟冀长途珍卫,重践清班,少息六月之鹏,仍翔九霄之凤。诸希心鉴。”

(六)沈葆桢

 曾国藩与沈葆桢的关系并不好。其实,曾国藩之所以超常提拔沈,主要是对沈葆桢在广信战斗中的英勇很欣赏,出于大公无私的角度提拔他。曾国藩与沈葆桢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双方性格并不合。沈葆桢是林则徐的外甥,一直把刚毅的林则徐作为楷模,从小就傲气刚直。而曾国藩性格宽厚,师承主和派的、林则徐的对手穆彰阿。由于三观不同,即使曾国藩提拔了沈葆桢,沈葆桢仍然没有感恩。关于沈葆桢的介绍,具体参考本人写的《沈葆桢——有一种朋友不该帮助》。

 (七)结语

总的来说,没有担任两江总督之前,曾国藩客军虚悬江西省,一共经历过陈启迈、文俊、耆龄、恽光宸四届巡抚,与其中的耆龄关系最好,与陈启迈关系最差。在担任两江总督之后,曾国藩与毓科关系好,与沈葆桢关系不好。这说明,遇到事情的时候,老熟人老同学有时并不可靠,陈启迈、恽浚生都是曾国藩的老熟人,但他们不可靠;自己对他有恩也不可靠,曾国藩对沈葆桢就有天大的恩情,但沈葆桢却是那么无情。那些个性突出、主见太强的人,在重大利益面前往往容易成为你的敌人,不管他们是不是自己的下属。而个性不张扬比较老实的人,比如毓科,一般不会与人交恶,但他管不住下属,张集馨和李桓都接连惹恼了曾国藩。那些有个性,并且在很多事情上与你行动一致的人,比如耆龄,会是最好的朋友。曾国藩与江西官场关系最好的阶段就是耆龄做巡抚时期。

王阳明认为,“人须在事上磨,方立得住,方能‘静亦定,动亦定’。”他讲的是如何修炼一颗不动心。其实,感情和友谊也是如此,不是喝酒喝出来,而是在事上磨出来。什么叫“同志”?就是在事情上有共同的志向、取向、行动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可靠的朋友!



合格投资者认定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谨遵《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且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合规投资者"标准之规定,即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 万元,且个人金融类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请阁下详细阅读本提示,并将遵守适用的有关法规请点击“接受”键以继续浏览本公司网站。


接 受 放 弃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824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35号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10-6621 9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