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庞剑锋读曾国藩 >

庞剑锋读曾国藩

咨询电话:010-66219029
咨询电话:15210808019产品咨询

庞剑锋:彭玉麟——大清直男


彭玉麟,字雪琴,生于1816年,湖南衡阳人,是湘军中最具传奇色彩的将领。他的事迹如果拍成一部电视连续剧,想必是精彩绝伦。他是湘军中换工种最多,最淡泊名利,同时又是最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的人。团队里这样的人,往往是很有能力的人,也是最难被领导驾御的人。封他为“大清直男”,他当之无愧。但这个称呼又不能完全概括他。

(一)第一份工作是书记员

彭玉麟的父亲在安徽合肥的梁园镇做低职位的公务员——巡检,即巡逻队长。在父亲的熏陶下,聪明的彭玉麟习得一身好武艺,也读了几年书。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父亲辞职了,回到老家衡阳市衡阳县的查江。十五周岁那年,父亲去世了,几个没良心的族人欺负孤儿寡妇,抢了他们的田产。走投无路之际,读过书的彭玉麟费了一番周折在衡阳市的军队里找了个“书识”的工作,即临时性文字秘书,属于合同工,还不算在体制内。他靠这么一份工作养他的母亲。这段经历可以用来论读书的重要性。

《清史稿》记载:“玉麟年十六,父卒,族人夺其田产,避居郡城,为协标书识以养母。”这里的“协标”就是清代的一种军事组织。

(二)第一份兼职是跳大神

“儿啊!你好好读书,考取功名,我们就不用受人欺负了。”为了不受人欺负,彭玉麟下班后还背个书包还去石鼓书院上培训班,勤工俭学,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考上秀才。在书院里,彭玉麟认识了一个意气相投的叫萧满的大龄同学。萧满同学多次没考上秀才,已经是中年人了,竟有个特殊的爱好——跳大神,而且总是要拉上好朋友彭玉麟。跳大神需要有人扮演被神明附身的角色,通过写字以传达神明的想法。萧满负责烧符纸召唤神仙,彭玉麟负责写字,写的倒不是神灵的旨意,而是彭玉麟自己想的,往往能写到客户的心里去,看来彭同学对心理学也颇有见解。时日久了倒还挺出名的,有些问吉凶的,有些问治病的。古人缺乏科学知识,相信有鬼神的存在,碰到事情往往想找个心理寄托。儒家思想是统治者和少数读书人的知识,不够简单易懂,对普通群众缺乏吸引力,于是宗教和巫师就填补了普通人的饥渴心灵。利用这种心理,彭同学和萧同学的本意是通过迷信的方式来扶弱抑强,没想到业务很忙,生意太好了经常没空闲。

《清稗类钞》记载:“彭刚直幼时读书于衡阳之石鼓书院,有萧满者......其扶箕也,必与刚直俱。满仅能焚符召仙,而运笔于沙盘作字,则皆刚直为政。其言乃刚直自以意为之,然往往曲中问者之意,刚直亦不知其所以然也。久之,名颇着,有问休咎者,有以病求方者,几无虚日。

彭玉麟应该懂一些医学知识,通过跳大神还真给人治好了病。有个老干部非常恭敬地为他儿媳妇求医,彭玉麟和萧满表演了一番后,提笔写下“无端恶疾到心头,老米陈茶病即瘳。持赠与君惟二味,会看病起下高楼。”也就是说,让人喝点老米汤和陈茶。也可能是安慰剂的作用,老干部儿媳妇的病还真好了!萧满越来越自信,倒是彭玉麟认为只是运气好。看来跳大神不仅要有演技还要会写诗,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职业啊。

有一次,萧满大慌跑去找彭玉麟,说是县城里有个书店的老板娘被妖怪附身,萧满完全没办法,施了个驱鬼术还被老板娘用石头砸得脑袋都快开花了。彭玉麟想着,我跳跳大神骗骗人还可以,叫我驱鬼我哪行,但是拗不过萧满,就去了。路上萧满说这个老板娘老是从楼上扔石头下来砸人,书店里的书也被她毁坏了,别的东西也被她砸的七七八八,堪比地震现场。一个月以来都没人敢去书店,来往的人也很困扰。听着听着,满怀正义之气的彭玉麟就忍不住了,这大白天呢这鬼就敢这么嚣张,我一定要把这鬼怪灭了。本来是不愿意去,现在直接跑过去,萧满赶紧在后面喊着还有话没说完呢。彭玉麟还疑惑他想说什么,没想到这个胆小鬼说了句“两人偕往,气稍壮耳。”彭玉麟头上估计有三条黑线垂下来,怒说我怕个啥!直接敲开书店的门,进去之后,书店主人问他叫什么,他只是说,“来驱妖耳。”有种我叫雷锋的感觉。然后把帽子脱了露出头顶,望着楼上跟妖怪叫板,“妖能飞石击人,何不敲吾头。若不能者,吾且登楼,赫汝躯,拉汝干。”没想到楼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大家都很惊讶,“连呼不已”,萧满到了之后开心地说有胜算了,赶紧上去。两人一起上去后看到书店老板娘躲在床帐中,抓着床帐不放手。彭玉麟叫老板拉开床帐之后,老板娘就拿被子蒙头,跟见了鬼一样。到底谁是鬼啊?萧满和彭玉麟就开始他们的表演,又是画符又是喝符水的。彭玉麟神秘地写了个方子给书店老板,“略用丹砂镇心、茯苓安神之品,”之后就走了。第二天一问,老板娘已经痊愈了。看来彭玉麟还真有两把刷子,表演得太好,以致客户不得不相信鬼已走,心里该踏实了。

(三)遇到贵人

在市政府虽然只是临时工,但是彭玉麟干得好,文章写得不错,幸运地被知府高人鉴发现了。所以说人不但要有才华,有时候还需要点运气。市长高人鉴果然人如其名,善于相面鉴别人才,觉得彭玉麟天庭饱满,文笔秀美,是个可塑之才。有一天,高市长找他谈话,让他不要去石鼓书院了,干脆来巡抚衙门读书,毕竟衙门的师资实力比外面的培训班强多了。“知府高人鉴见其文,奇之,招入署读书,为附生。”得到了在重点学校旁听的机会,彭玉麟非常感动。

衡阳这个地方不算大,但是去考童生的也有一千多人,竞争挺大的,想要考中不容易。考过了县试、府试才被称作童生,童生参加院试合格了之后才是秀才。在县试的时候,彭玉麟得了第三名。县令找他谈了一次话。县令说,小彭啊!论文学修养呢,你是第一名,让你做第三名是高市长的意思,这锅我不背。你在高市长府上读书,大家都知道你是高市长的人。如果让你得第一,人家还以为你走后门得来的,暗箱操作。高市长说你以后的人生不可限量,得第一和第三其实也没区别,但不要让这个成了你人生的污点。

朱孔彰在《中兴将帅别传》里写道:“彭某异日名位未可量,然在吾署中读书,若县试第一,必谓明府推屋乌之爱耳,是其终身之玷矣。”

高人鉴绝对堪称心理学大师。自己是什么,这很重要;在别人心目中自己是什么,这可能更重要。毕竟人言可畏。虽然彭玉麟没有作弊,但是人民群众一旦认为彭玉麟作弊,也会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慧能大和尚说过,风动,幡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动。彭玉麟听了高人鉴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再次表示感谢。

这个时候的彭玉麟没钱没地位,只能在心里默默感谢,等到彭玉麟飞黄腾达了,才有了物质上的感谢。高人鉴的儿子高若孙不爱读书,喜欢赌博,就是个不良学生,不能继承他的家业,彭玉麟就挑了块地建了个超级豪华大别墅给高若孙。这高人鉴给子孙积的德真的够厚重了。

清人葛虚存《清代名人轶事》记载:“高致仕后,子若孙倦读淫博,不能世其家业;而彭已贵,为择地筑园墅报之。即今高庄是也。”

(四)初步的军功

有一天,经常跳大神给人治病的彭玉麟自己生病了,想着想着悲从中来,叹息说死在床上哪里算个男人!今年肯定要死了,干脆死个好地方吧!然后垂死病中惊坐起,彭玉麟就从了军,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还立了功。

徐珂的《清稗类钞》记载,“一日,忽大病,自抚膺曰:‘死于枕席,岂丈夫哉!我今年必死,顾可不觅一好死所乎?’遂从军。”

道光末年,湖南新宁有一个叫李沅发的起来造反,清廷就派协标兵去讨伐。彭玉麟跟着大军在金峰岭打仗,一个擒拿手把李沅发摁倒在地,绑了。牛人啊!身手这么好,别人都以为他是个武官。论功行赏的时候,总督就以为他是武官,还想提拔他。可能他觉得武官没意思吧,就不干了。

《中兴将帅别传》记载:“道光末,新宁民李沅发反,发协标兵捕讨;公从大军战金峰岭,擒李沅发。上功,总督误以为武生也,拔补临武营外委,赏蓝翎;公辞归。”

(五)转型仓储管理员

以上是彭玉麟第一次辞职,以后读者会发现,辞职是他的第一大爱好。为什么辞职,他自己没说过,可能说过了,也没人给他记下来。从资料上来看,很可能是这件捉拿匪首的事让彭玉麟有了点名声,被一个当地富商看中,请去当仓库管理员。别小看这个仓库管理员,这可是当铺的仓库,即当时金融机构的核心部门。责任重大,工资高,年收入几百两银子,是普通工薪阶层的年收入的好几倍。哎嘛,这么一说,彭玉麟还曾是我们金融业的同行了!

《中兴将帅别传》记载:“衡有富人启质库于耒阳,请公董理之;岁入数百金,悉以周人之急。”

在耒阳的时候,金领阶层彭玉麟还干了件大事。太平军从永安打过来,直逼耒阳。彭玉麟就跑去问耒阳的县令,问他想怎么办。县令表示,没兵又没钱我也没办法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彭玉麟就说,城里的百姓都是兵;我上班的当铺仓库里还有几百万呢都是钱。看来彭玉麟对百姓很有信心,对能从老板店里拿到钱也很有信心。县令大喜说,那就交给你办了!彭玉麟招募了几百人,做了很多旗子和武器让他们守城。太平军觉得耒阳有防备就没敢打过来。彭玉麟在当地就更出名了!

《中兴将帅别传》记载:“时粤寇由永安北犯,将掠耒以趋衡;公入见耒令,问计将安出?令曰:‘吾请兵、饷无一应,奈何!’公曰:‘何患无兵、饷?城中百姓募之即兵;吾质库中有钱数百万即饷。’令喜曰:‘吾以属君。’于是公募勇数百人,多制旗械守城。寇知耒有备,径趋长沙,公由是知名。”

彭玉麟是出名了,大家都说他有理想有情怀。不知道当铺老板会怎么想。从当铺里拿钱是否征得老板同意?事后把钱还给老板了没有?事实上,彭玉麟并不邀功,只希望政府能把从当铺老板处借来的钱还给老板。毕竟,如果太平军打过来,损失最大的是那些有钱财的富商,富商借钱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做法,还能博个名声。

《清史稿》记载:“贼知有备,不来攻,城获全。玉麟不原叙功,但乞偿所假钱,以是知名。”

(六)参加湘军

有了一定知名度的彭玉麟经常让人交口称赞。咸丰三年,曾国藩转移到衡阳练兵。一个叫“常仪安”的人推荐了彭玉麟给曾国藩。至于这个常仪安是谁,做过什么其他事,历史书上没有任何记载。可能他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路人甲,只是因为推荐过彭玉麟而名留青史吧!《中兴将帅别传》记载:“常君仪安荐公有胆略”。当时,彭玉麟在家给母亲守孝,于是曾国藩就委托中介人继续劝说,你可清醒点吧,天下大乱,父子都不能自保,你难道想长期守着一方坟墓?

根据1934年上海中央书店印行的《彭玉麟家书》记载,曾国藩劝彭玉麟来工作的原文是“乡里藉藉,父子且不保,欲长守丘墓耶。”

这句话触动了彭玉麟,于是彭玉麟来投奔曾国藩了。之后,曾国藩就把彭玉麟派给弟弟曾国葆做助手。有才华的人总是会被赏识,曾国葆和彭玉麟相处之后,特别赏识他,又向曾国藩推荐,哥,我觉得这彭玉麟为人不错,你给提拔提拔。之后,彭玉麟在水军中做了一个营官。当时,一共十营水师,在湘潭有四营,衡阳有六营。

《曾国藩年谱》记载:“在湘潭募水军四营,以褚汝航、夏銮、胡嘉垣、胡作霖为营官领之。衡州募六营,以成名标、诸殿元、杨载福、彭玉麟、邹汉章、龙献琛为营官领之。”

所有的水军加起来一共十营,总管是褚汝航,不是彭玉麟也不是杨载福。《曾国藩年谱》记载:“水路以褚汝航为各营总统,陆军以塔齐布为诸将先锋。”《中兴将帅别传》描述,水师练好之后,就分成两部分分别让彭玉麟和杨载福统领,“水师立,以公与杨载福分统焉”。这就有点不对了,所以《中兴将帅别传》这本书作为类似小说,看看一些细节挺好,严谨性还是比较弱。以彭玉麟的秀才资历,做统领还嫩了些,学历和工作经验都不够。褚汝航,看名字就是适合水师,当时已经是知府,从太平军发源地广西调过来的,可惜死得太早。在战争中,关键还是看谁活到最后啊!曾国藩深知“活着”的重要性,所以反复强调结硬寨,慢慢来。

(七)湘军火炬手

彭玉麟参加湘军,当一个营官,也算受到了重用,其战斗特点是爱用火攻,所以堪称“湘军火炬手”。咸丰四年二月,水军在衡阳一战失利,就回来了,彭玉麟部则留在西湖(不是杭州的)孤军奋战。曾国藩刚眼泪汪汪说他肯定要死了,没想到全军居然都回来了。曾国藩收起悲伤立马换了个说正事的表情,又再次讨论说水军应该先打湘潭,彭玉麟自告奋勇先去了,看到岸边都是太平军的船,生活物资挺多的,战舰倒是少。彭玉麟想,待会士兵们抢东西肯定一片乱,就让他们分开去打太平军的首尾,自己打中间,又放火烧船,死的太平军不计其数,城里的太平军也逃走了。

《中兴将帅别传》记载:“咸丰四年二月,水军发衡州,不利,引还;而公以孤军留西湖中。文正涕泣谓必死,竟全师而还。复议悉水师之众先攻湘潭,公请先行,望湘岸连樯皆贼舟,多辎重,少战舰,公计士卒争利必乱,乃分营攻其首尾,自攻其中,纵火焚之,贼死无算,城贼亦遁。”

这一场大火烧了中间的物资,让新训练的湘军士兵们没东西可抢,真是心机男啊!士兵们如果知道烧掉的是什么那肯定心痛死了。

咸丰四年秋天,彭玉麟跟杨载福乘着三个木板就直接冲到太平军里去,子弹打伤了彭玉麟的手指,十指连心啊!虽然手跟从血水里捞出来一样,但是彭玉麟更加地勇猛,直接烧掉太平军的船,使他们迅速溃散。“公与杨公乘三版冲入城中,枪丸伤指,血淋漓,进益猛,烧其坐船,贼遂溃。”又烧了一次吧!

水路两军连战连胜,到了武汉附近。彭玉麟大概觉得前两次打仗烧的都挺有用挺漂亮的,士兵们看着也开心,又出了个火攻的主意,把他们驻扎地给烧了,“宜渡江先烧其屯”。然后,攻克了武汉。彭玉麟,不会五行正好缺火吧?

下一个关口是田家镇。在田家镇和半壁山之间是长江,太平军构筑了严密的防御工事。具体而言,用铁索把船连在一起堵在水面,从南岸到北岸,用一根粗大的铁索连贯,横断江面,把大炮放木筏上,还用炮船护着,看着还有点壮观。

《中兴将帅别传》记载:“群寇乃下保田家镇,依半壁山夹江为五屯,连舟断江,缆以铁索大锁,布木为筏,置大炮焉,又护以炮船,望之峨然。”

过不去呢怎么办,彭玉麟不怕,咱们军中多的是好男儿,打铁匠也有。找会打铁的来断了这小太平军的铁索,看他们哪里哭去。练刀具的时候有道工序叫“淬火”,也叫“淬水”,看那些武侠电视剧练刀剑都是这样,从火炉里出来趁热赶紧泡水里,淬火再打炼,这样可以提高刀剑的硬度。所以彭玉麟让水军分成四队,先锋队的船把炮给卸掉,带着高炉锤炼锋利大剪刀,把大剪刀淬水,再打炼,再淬水,虽然不能做到吹毛断发,削铁如泥,但是能够最大程度确保能把太平军的铁索剪短。先锋队带着刚打好的大剪刀趁热赶紧去剪掉铁索,叫人潜水过去,不要仰视,顺着水流去到筏下把铁索给断开。

王闿运《湘绮楼文集》记载,“公间行至陆军,刻日合战,分水军为四队,头队船悉令去炮,具炉鞴锤炭剪,戒曰:‘无仰视,顺流疾进,至筏下断锁缆。’

有人搭小船过去看到木筏下的铁链断开了,有缝隙,能容下形状像刀一样的小船过去,竟然能过两艘,开心地大喊铁锁破开了。这一吼杀伤力有点大,可能也有嗓门大的原因,把太平军吓得掉到水里去。彭玉麟他们就放火烧了太平军的木筏和船。这一战让湘军水师得以闻名天下。

《中兴将帅别传》记载:“有小船,视筏下劣容舠,试入之,竟渡二船,呼曰:‘铁锁开矣!’贼愕,亦呼,惊走堕水,掷炬烧筏,筏舟俱烬。山下贼亦颠越坑谷,尸相藉。此一役也,湘军水师名闻天下。”

田家镇大捷是最知名的战斗,另外一次是同治元年的某天半夜。担心太平军怕黑,彭玉麟就给他们点了个火,用火箭发射(大气层内部的),烧掉了瞭望楼,“夜半射火箭焚其西门轈楼”。第五次火攻了吧?三国的黄盖说,看着老夫有点眼花!

同治二年的时候,在九洑州跟太平军打着,打到晚上。晚上到了肯定需要点光芒,光芒怎么来呢?点火!彭玉麟找了四十个壮汉,拿着短兵带着火种,上岸后跑去烧了太平军的堡垒,其他人也跟着上,把九洑州攻破,金陵的粮食接济就没有了。“战至夜,公选精壮四十人,持短兵,怀火蛋,令总兵成发翔率之登岸,于黑雾中潜烧贼垒,诸将蛾附而上,遂破九洑洲......于是金陵伪都粮绝。”彭玉麟经常用火攻,莫非深得红孩儿真传?

(八)马拉松运动员

现代的马拉松运动总是能吸引很多人观看。其实马拉松运动,从古到今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战争年代的长途行军,不就是一场别样的集体马拉松吗?咸丰四年十二月,当彭玉麟、杨载福在邬穴养伤休假的时候,水师的小船部队被石达开诱进鄱阳湖,从此,水师被一分为二。曾国藩就在江西鄱阳湖边驻扎,管理内湖水师和陆军。咸丰七年,内湖水师的总管萧捷三牺牲,曾国藩就喊在衡阳的彭玉麟过来带队伍。无奈有太平军挡道,路不通怎么办?彭玉麟就假扮成商人,穿着个草鞋徒步走了七百多里,一里等于五百米,算是走了七百里的话也有三十五万米了,这身体素质是真的好。心疼草鞋!

《中兴将帅别传》进行了描述:“公与杨公旋至邬穴养伤,而别将萧捷三、黄翼升率水师由湖口驶入姑塘,为所扼,不得出;......文正即至南昌,抚定内湖水师,召公自助。公时归衡,江西寇隔道,不通,公易衣为贾客,草履徒步七百馀里达南康,文正义之。

曾国藩上在奏折中夸他:“坚弱耐劳,有古烈之风。”

(九)辞官专业户

彭玉麟最为后人所称道的,不是火攻和长跑,而是辞官。后世有些学者甚至怀疑他跟皇帝有仇。第一次辞官,前文已经交代过,发生在擒拿李沅发之后。


第二次发生在咸丰十一年,曾国荃围打在安庆的太平军,陈玉成率领三万兵队来支援,在菱湖扎营。针对这位太平军的年轻英王,彭玉麟决定也搞点年轻的人喜欢的新式的玩意来欢迎他,于是创立了飞划营,有点像现在的“皮划艇队”,把船抬入菱湖,跟陆军配合。陈玉成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小的内陆湖菱湖会凭空冒出湘军的水师,于是大败。

“时曾公国荃攻围安庆,伪英王陈玉成率悍贼三万来援,营于菱湖。公创立飞划营,抬划船入湖,合陆军大战,毁其垒,遂克安庆。”

这一战,朝廷很满意,就想让彭玉麟担任安徽巡抚,即安徽省长。但是他上疏了三次说不要。清廷就给他换了个官位,让他当提督,就是省内军区司令。清廷又觉得武职不如文职,觉得这个省内军区司令的位置配不上彭玉麟,就让他当兵部右侍郎。这个工作可是相当于国防部副部长啊!

《中兴将帅别传》记载,“俄授公安徽巡抚,公上疏三辞,于是改公提督,又以武职望轻,改兵部右侍郎。”

第三次发生在同治三年六月,好不容易把南京从太平军嘴里抢回来了,彭玉麟也直接申请退休。他说我来的时候穷小子一个,愿意回去的时候也是个穷小子,“臣以寒士来,愿以寒士归”。

退休后,彭玉麟就回衡阳老家了,给自己的房子起名“退省庵”,种种树浇浇田,过得好不悠闲。“竟不出,种树灌园,有终焉之志。”不过他退休后,长江水师日益败落,士兵们横行霸道,皇帝就叫退休的彭玉麟来上班了,老彭啊,水师没你不行啊。但是彭玉麟又想辞职,“然公不耐服官,未数月,再疏力辞”。皇帝没办法只好说,这样吧,你每年要巡阅长江,专门就长江的事上奏吧。有一年彭玉麟从上游巡视到下游,在浙江西湖又建了个小筑,也叫“退省庵”。可惜现在只有衡阳的退省庵,杭州的已经没有了。彭玉麟在这里过的也是比较惬意的,经常泛着小舟往来,颇有轻灵飘逸的感觉,好不快活,“常轻舟小艓,往来倏忽”。听说彭玉麟到了浙江,那些不轨之徒都不敢出来。有一个台州的贼人叫金满的,听闻他的名声吓到了,直接来自首了,真是无形的杀伤力。堪比一个行走的护盾,不懂事的小学生还是要彭玉麟这个班主任来管才管得住呀!

第四次发生在光绪年间。这时曾国藩早就去世了。“光绪七年,诏署两江总督,辞。”

第五次发生在光绪九年。“九年,补兵部尚书,辞,不允。”兵部尚书就是国防部部长,国家军委主席,这些个职位哪个不是别人求爷爷告奶奶都求不来的。彭玉麟还要皇帝逼着他去,真是超脱世俗的人啊。

第六次发生光绪十几年。法、越战事起,朝廷让彭玉麟去督办海防,六十五高寿的老爷子彭玉麟还是很飘逸,一个人骑着个马就直接去两广了,“单骑入粤”。一把年纪很酷炫,还很有创意,发动那些身体比较好的人在山里头凿了一些炮洞,把大炮藏里头,敌人看不到,“发健儿凿山石为炮洞,兵隐其中,敌不得见。”彭玉麟把守的虎门一带,外国人不敢靠近。光绪十四年,看着大功告成,他又辞职了,真是有才华任性,不过他还是继续巡阅长江,“至十四年始开兵部尚书缺,巡阅长江如故。”

又过了两年,光绪十六年他就去世了,在七十古来稀的清朝,彭玉麟也算高寿了,活到了七十五岁。

(十)谥号刚直

彭玉麟死后被皇帝谥号“刚直”,与唐代的柳宗元一样。柳宗元的书法感觉是挺有刚直之气。彭玉麟的刚直是世所罕见的。

彭玉麟很刚直,长得又瘦,说话还小声到听不太清。但是彭玉麟一生气,后果很严重,见到的人都害怕。每年彭玉麟巡逻查防的时候,一定会杀好些人,他到了哪,哪里的士兵的心就一直吊着,心里默念: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有一些士兵觉得自己不能蒙混过关的都趁夜逃跑。大家都叫他“活阎王”,收割人命跟收割稻草一样。

彭玉麟这个人比较简朴,看着就一普通的老农民,谁不会想到他是个大官。有一次在浙江,傍晚就休息在茶馆里,晚上那有说书的人,镇上的人就在那听。那里正中央有个清兵水师管带的位子,别人不敢坐,彭玉麟就坐了。店长人还挺好的,叫他去别的座位坐,彭玉麟说等他来了我再让。过了一会,两个士兵提着灯笼在前面开路,后面跟着个管带,那些坐着的人都避让,气场还挺足。彭玉麟没有避开,那两个士兵看到彭玉麟就怒骂。彭玉麟就慢慢地去别的地方坐着,也不说话,那管带还很生气,彭玉麟就静静地看着这三人跟看戏一样。过一阵子彭玉麟就走了,把管带给召过来。这管带一看吓傻了,我刚刚一直骂的是彭大人?完蛋了。于是趴在地上跟个死人一样,彭玉麟说你这区区一个管带的居然敢这样作威作福,去地底下嚣张吧,砍了。

《清稗类钞》记载:“一日,过浙江石门湾,石门湾故大镇,亦往来孔道,有水师管带驻焉。时将黄昏,命奚奴候镇外,自憩于茶寮.....管带大怒曰:‘何物村人,大胆据吾座!’二弁亦大声嘷叱。彭徐徙他座,蜷伏无言,管带犹余怒未息,坐客莫不悚息。俄而彭潜去,立召管带。管带至,则见高坐堂皇者,乃适所斥坐上村人也,匍匐如死人。彭略叱曰:‘一管带,威福至此耶!’命斩之。”

彭玉麟有一次还收割了李鸿章的侄子的人头。李鸿章的一个侄子仗着权势欺男霸女,地方官都不敢说话。有一天他又抢了人家的老婆,不过这次栽跟头了,撞到彭玉麟的枪口了。在长江的船里,彭玉麟问他,是不是抢人家老婆了。他还挺得意说是啊!彭玉麟很生气,知府县官都来求情都没用,彭玉麟根本不搭理。过了一会,听说巡抚也要来求情了。彭玉麟就迅速把人砍了。巡抚上船的时候,下属正好拿着人头来复命。彭玉麟还写信给李鸿章说你侄子破坏你家的名声,我想你也挺讨厌他的,我就帮你处置了。李鸿章还得写信感谢他杀了自己侄子。李鸿章的内心可能是这样的:你杀都杀了,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清稗类钞》记载:“而府县官皆至,悚息哀求,刚直不听。俄抚藩俱以刺至,请见,刚直命延接,而阴嘱吏曰:‘趣斫之!’巡抚足甫登舟,而吏持头来缴令矣。刚直乃移书文忠曰:‘令姪坏公家声,想亦公所恨也,吾已为公处置讫矣。’文忠复书谢之。”

而彭玉麟的耿直刚正在面对自己的亲人时也一样。彭玉麟有个失散二十年又重新团聚的弟弟吸鸦片上瘾了。当时军中严禁吸鸦片,他弟弟就如实交代,把彭玉麟气得当场就打了他四十杖。彭玉麟说,你不戒了这鸦片,你这辈子也别来见我了。然后彭玉麟的弟弟也争气,躺了三天三夜,快死了都不吸鸦片,竟然戒掉了!这比张学良戒烟快多了。看来还真是同一个妈生的,都很有毅力,于是兄弟关系恢复如初。

《清稗类钞》记载:“弟久客,吸鸦片烟成瘾。而军中方严禁烟,以情告,刚直大怒,立予杖四十,斥出之,曰:‘不断烟瘾,死无相见。’弟感愧自恨,卧三日夜,濒死,竟绝不更服,复为兄弟如初。”

不仅对别人刚直,彭玉麟对待自己的生命也是很刚直,绝不自私。咸丰七年,为了实现内湖水师冲出湖口关卡,彭玉麟将全军分成三队,但是被太平军的炮弹击中,十多艘船受损。别人劝彭玉麟说,你在这让士兵跟这些炮火拼命也是白搭啊。彭玉麟流着泪回答,这个险关渡不过的话我也没有活着的理由,今天也是我的死期,我绝不会让士兵们独自牺牲。然后就划桨过去敌军那里,没想到运气好,太平军的大炮突然裂开不听使唤了。于是彭玉麟率领的内湖的水师得以跟外江的水师会合,顿时士兵们的欢呼声震动如雷。陆军这个时候也发出回应,进攻了小姑山,把九江夺回来。

《中兴将帅别传》记载:“公泣曰:‘不度此险,终无生理。今日我死日也;义不令将士独死!’鼓棹赴之,贼炮乍裂,于是我舟衔尾直下,与外江合,欢声如雷。陆军应之,进夺小姑山,复彭泽,遂克九江。”

(十一)自身定位为士大夫

彭玉麟为什么这么爱辞官,又这么刚直,是有原因的。其中一个原因很可能是当初的高人鉴给他做了很好的道德教育。他并不以升官发财为目的,而是自身定位为一个士大夫。不要钱不要名,我只是个士大夫。他认为,天下会乱不仅仅在于盗贼,也在于士大夫不知进退。“天下之乱不徒在盗贼,而在于士大夫进无礼、退无义。”彭玉麟把自己定位放在了士大夫、放在了读书人这块,但是他又不算一个学者,也不经常看书,只是一个为国家利益而战的士大夫。很纯粹!人的一生,找准自己定位很重要!

一般人都是以升官发财为人生的主要追求的。如果问,世界上有没有不以此为目的的人呢?虽然也有,但只是少数,彭玉麟就是其中之一。曾国藩的弟弟曾国荃基本以升官发财为目的,所以跟彭玉麟两人就很不对付。毕竟两个人追求不一样,三观不同,不必强融。如果是曾国荃做统帅,肯定吸引不到彭玉麟这样的人才。曾国藩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又读书又打仗,还容得下别人,有巨大的包容性。

(十二)兼职画家

彭玉麟将军在军事之余,有个和自己职业很不相称的爱好,画梅花,而这里头也有个故事。从上面的事例我们可以看出彭玉麟也算是个铁血铮铮的汉子,怎么也不会把他联系到喜欢画梅花这件事上来。这就可以看出人性的复杂。没有完全刚硬的人,也没有完全柔弱的人。

《清稗类钞》描述,彭玉麟有个美女邻居叫梅仙,爱慕彭玉麟的才华,愿意嫁给他。彭玉麟年轻的时候喜欢赌博,还逢赌必输,他就拿了梅仙的发钗和耳饰去赌了,赌输了后老老实实跟梅仙交代。梅仙说,只要两人能白头到老,区区这点钱算什么。“但得白首,此区区何足数哉!”这样的话,太暖男人的心。怪不得彭玉麟对她终身难忘。可惜,在议定亲事之前出了点状况,梅仙嫁给了别人,两人就没成。后来,痴情的梅仙郁郁寡欢而死。彭玉麟就发誓要画十万幅梅花来回报她,“梅仙旋怏怏卒,刚直恸之,誓写梅花十万幅以报”。据说,彭玉麟这一生流传在外的梅花真有上万幅。

而彭玉麟的梅花画得很好,一时竟然成名了。他死后,有个高官俞廙轩特地从王闿运那里要了一幅梅花,还让王闿运题诗。“姑射貌,旧日酒边曾索笑。春风吹人醒年少,花开花落情多少?明蟾照,人间只有西湖好。”这里的西湖大概就是湖南衡阳的西湖吧!这里的姑娘就是指那个梅仙。 

有些读者可能想八卦一下,彭玉麟结婚了吗。事实上,梅仙姑娘只是彭玉麟心头的朱砂痣和白月光,邹氏是彭玉麟的老婆。这个老婆也是有故事的。《清稗类钞》记载,彭玉麟定亲的邹氏嫌弃他穷,不想嫁。迎亲的那天,邹氏倒在地上撒泼,不肯出门。这时,邹氏的婢女突然挺身而出,“忽竈下婢挺身前,启主妇,愿代嫁。主母喜甚,以其能解此纷也。”主人就对这个婢女说,以后你嫁过去了千万要保守秘密啊!结果这个婢女嫁给彭玉麟之后,夫妻俩生活还挺美满的。“已而粤寇事起,刚直仗策从军,转战东南,洊擢至兵部尚书,声望赫然,夫人亦累加宠锡。”有一天,夫妻俩喝酒,追忆往事,夫人谈起自己可怜的身世,讲了这段历史。而此时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至于这个婢女究竟姓什么,也没人知道,就让她姓邹吧!做人还是不能太势利,原来真正的邹氏不知作何感想?一条大腿就这样没得抱了。

(十三)造反之谜

清代梁溪坐观老人的《清代野记》记载了一个彭玉麟劝曾国藩造反的事情。“安庆克复,彭玉麟权巡抚,遣人迎曾文正公东下。”船还没抵达岸边,彭玉麟的亲信已经到岸边等着了。亲信士兵登舟,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交给曾国藩,当时还有几个曾国藩的亲信在场。曾国藩拆开一看,果然是彭玉麟的字迹,只有寥寥几个字:“东南半壁无主,老师岂有意乎?”曾国藩脸色大变说:“不成话,不成话,雪琴还如此试我,可恶!可恶!”然后曾国藩将书信“撕而团之”,曾国藩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较谨慎,居然把纸吞了下去。曾国藩本来就体弱多病,吃纸也不卫生,为什么不烧掉呢?

如果故事属实,那么这件事应该发生在咸丰十一年,英法联军侵华,咸丰皇帝驾崩之后。当时天下形势大乱,清廷摇摇欲坠,湘军将领的人心动摇甚至有议论取清廷而代之,可想而知结果如何。但是彭玉麟明明是推辞了安徽巡抚,如果想造反,为什么不接受呢?

《中兴将帅别传》记录,与爱写信的暖男曾国藩不同,大清直男彭玉麟是不轻易和人通信的。“不轻与人通书,所与者皆公手迹,敷畅条达,忠义之气溢于行间。”从这个意义上讲,彭玉麟劝曾国藩造反的可能性比较小。不过,历史上有些事情,除了当事人知道外,就只能永远是个谜了。



合格投资者认定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谨遵《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之规定,只向特定的合格投资者宣传推介相关私募投资基金产品。

 

阁下如有意进行私募投资基金投资且满足《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合规投资者"标准之规定,即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 万元,且个人金融类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请阁下详细阅读本提示,并将遵守适用的有关法规请点击“接受”键以继续浏览本公司网站。


接 受 放 弃
联系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
北京浦来德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21824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4235号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10-6621 9029